Z抖动

【影日】暗流(1)

*神枪手影山 X 近战狂魔日向

*目测中篇,有长篇趋势

*文写的不好……请指教

*根据圈圈太太写的黯鸦脑洞写的后续

*R18后面应该会有

*看的开心就好~







(1)


夜晚的街道如此静谧,在这繁华的都市所掩盖的一片阴影之下,黑色的乌鸦突然从树影中飞出,落在狭隘的街角里,展开的羽翼碰到了被随意丢在地上的易拉罐,发出刺耳的响声。


在这整个散发着一股颓废气味的街道上,几盏残缺的灯发出黯淡的光,被打碎的玻璃灯罩散落在地上,边上的水沟里时不时有老鼠的影子穿过。


如此糜烂,却还有人声沸腾。


影山飞雄站在这破烂不堪的铁门前,一盏破了的灯牌歪歪扭扭地挂在门上,即使因为过了太久那灯管已经不能全部都发光,却还是能依稀地辨别出上面写的是“darkness”的字样。


影山皱了皱眉


他并不太喜欢来这,这里的交易太过于低俗大众,即使他自己干的事跟他们也差不到哪去。----但是他不喜欢在这露脸,虽然他偶尔还是要来这里见见他的交易伙伴。


影山拉了拉黑色的露指手套,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脚刚踏进去的一瞬间,一股浓烈的酒味就扑鼻而来,伴随着浓厚的重金属摇滚乐,台上的青年歌手张大嘴巴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嘶吼。


没错,这就是个普通的酒吧而已,只是里面的人都不太普通。


影山面色平静地走到吧台,几个穿着火辣的女郎看见他不住地抛着媚眼,更有大胆的直接就蹭了上去,涂满彩色的指甲轻轻滑过影山的衣袖,满脸风骚:“小帅哥,要不要来玩啊?”


话还没说完那女人就感觉到影山凛冽的目光,整个人都抖了一下,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不想死就滚!”


看到没有好果子吃,那些女子互相看看就赶快离开了,混进了乱舞的人群中。


影山执行工作的时候倒是经常见到这种场景,暴力、酒精、情色,不知前途的少男少女在这隐秘的角落嗑食着精神的空虚。

未免太无聊了。

话说人呢?


他才刚这么想,一只手就搭了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嗨~飞雄酱,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转过头去果然就看到了老是要求在这种地方碰面的及川彻,以及岩泉前辈,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装束,看起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是影山知道及川是带他进入这个“世界”里的人,不论是实力还是人脉,都是这里最顶尖的。


“及川前辈,我来这里不是听你废话的。”


“小飞雄真是不解人情。”及川彻摆摆手,一边拿过了岩泉的手上的箱子,“不过这次你干的不错,干掉了我们的心头之患,这是这次的酬金还有附带点资料。”看到影山接过箱子的手顿了一下,及川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满意的继续说了起来:“我知道你想找这个很久了,看前辈我特意奖赏给你的额外奖励有没有心……”


“多谢前辈,那么我走了。”


“诶诶等一下小飞雄你就这么走了??”及川明显吃了一蹩,虽然他早已能够预料到结局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个不省心的后辈未免太干脆……“你真不考虑加入组织?独鸟很危险哦?前辈我也是慧眼独具所以我……”


“别瞎说了,人都走了。”岩泉拍了拍他的脑袋,对这个搭档再一次感到了不耐烦。


“小飞雄太凶了吧----真是的-----显摆的让人想打他----”


“够了笨蛋川你摆那个脸是想给谁看??”


“小岩好凶啊好残暴!”


“你脑子被门夹了?!”



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是影山现在脑子里唯一闪现的一句话。行动大于思考,于是他提着箱子头也不回地推门离开了这个酒吧,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个想法------赶快回到房子里然后好好研究研究手中的资料。


但是不料,事情总是没有他想的那么如意。影山“切”了一声,小尾巴还真够烦的。


影山提着箱子绕过几条街道,转了几个弯路后眼前就出现了已经废弃的旧仓库。他没有往大道上走,只是转身走进了仓库。


仓库里空荡荡的,几缕惨淡的月光通过墙上巨大的窗户投射在地板上,摇曳的巨大扇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影山皱了皱眉头,放下箱子,右手撩开黑色的外衣,悄然摸上腰间的突起。

“出来吧,还想跟我到家?”


刹那间,一阵疾风呼啸而来,在空荡的仓库中显得格外刺耳,影山几乎是瞬间就拔出了腰间的沙漠之鹰,那是他改装后的成品,形状更小威力却是更大。


黑夜中一时无法看清,他本能的朝着风声来的方向开了一枪。


枪声震耳欲聋,但影山知道没有打中,没有听到摩擦肉体的声音。


躲开了!


猛地一拳就直朝门面而来,开枪的右手迅速缩回格挡住那猛烈的一击,但却被这过大的力度给震得丢掉了手中的枪。

“没了枪我看你还怎么办!”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响起,让影山产生了一种自己在跟孩子打架的错觉。


但是这种力气不是孩子能拥有的。


之后又是第二击,对方的速度极快,几乎是瞬间就到了他的跟前,抬起右手,猛地又是一拳打去----


然而影山的动作更快,已经有了不懂多少次的战斗经验令他很快就做出了判断----这是一个擅长近身战的家伙,他右手的枪被打掉的瞬间左手已经掏出了系在左腰的另一把枪,抵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别动,不然我就开枪了。”


对方的拳头一下停在了半空,手上带着战术手套,似乎是因为感受到冰冷的枪口,他停下了动作。


这回影山看清楚了,对方居然----是个橙色头发的小个子。


头发颜色和眼睛一样耀眼,满脸不甘的神情,脸蛋稚嫩,但还是能看出成年的模样,穿着长袖带帽的外套,露出下截黑色紧身衣,穿着黑色的短裤和运动鞋,活脱脱一个初中生的模样。


他带着一点不太确定的口吻问道:


“……初中生?”


“你才初中生!你全家都是初中生!!大爷我成年了好不好!白痴!!”似乎是被碰到了逆麟,本来就不安分的人更加的暴躁了。


“你才是白痴!!你这呆子!!”不知为何气氛一下子严肃不起来了,虽然影山并不打算放下枪口,因为总觉得一没有什么禁锢面前这家伙好像一下子就能扑过来狠狠地咬他一口似的,像只小野兽。


“好了好了,日向,安分一点吧,我们毕竟还是有目的而来的,不是吗?”仓库大门被突然打开,影山首先闻到一阵很香甜的味道,弥漫在空中,密密麻麻地钻进他的鼻腔里在里面肆意扩散。几乎是身体先感受到了怪异后拼命地提醒自己,他迅速用手捂住了鼻子并且松开了面前的小个子额头上的枪,然后向后跳了一大步,离门口保持了一段距离。


但令他不解的是那个本来有些狂躁的橙发小个子竟然慢慢的安静下来了。

为什么?


“不愧是影山君,洞察力十分敏锐呢。”一名灰色头发带有泪痣的男子缓缓的走了进来,面目温文尔雅,带着白色的口罩。虽然双手背在身后看起来十分无辜的样子,但绝对不是这样简单的人物,影山这么想着,眼神就冷了下来。


“你是什么人?喷了什么东西?派个矮子跟踪我是什么意思?”


“你说谁是矮子?!!”安静下来的橙发小个子立马又跳了起来。


“矮子是你。”


“你……!!”


“好了日向安静一下,我们不是来吵架的。”灰发男子摘下了口罩,面带微笑的朝着那个橙发的小子。

“好吧,菅原前辈,我知道了……”他低下头,撇了撇嘴,眼神却还是不甘地看着那黑发的男人。


哼,下次走着瞧!


“那么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影山默默地看着他们,心里却在思索着他们可能的目的。


“是这样的,影山君,我们是‘乌野’的人,我是菅原孝支。此次前来,就是想邀请你来加入我们的。”


“你是说客,那他是什么?”


“日向只是过来凑热闹的,他可是很活跃的呢。”菅原笑了笑,“当然也不排除是我们用来试探你能力的办法,但照这个情况看,你过关了。”


“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号,那么乌野凭什么让我加入?”


“影山君的枪可是快得出名呢,我们正缺这样的人物,好处嘛,等你加入我们,你自然会知道的。”


所以影山超级不喜欢说客就是这样,他们总是用诡异的思路和诱惑的语气,来达到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


“我拒绝。”


“影山君,你可要想好了,你的枪已经被我们打掉两把了,现在你手上并没有武器。”


“你觉得作为一个枪手身上会只有两把枪?”


“哈哈哈~果然,”菅原又是温和的笑了,却丛生出淡淡的寒气,“大地说过用普通的方法是无法将你说服的,确实如此。”

“不如我们打个赌吧。”


影山看了一眼这个灰发的男人,说实话感觉他就像及川前辈一样难以琢磨,但是又很会不按常理出牌。也许是闷的略久,又或是想要的东西有了眉目,他第一次愿意听听看这个人所谓的“打赌”,到底有什么意思在里面。


“三天后,你和日向来一场对决吧,你输了,就要加入乌野,为我们效力,你赢了,可以要求任何事,当然是在乌野的承受范围内。”


“日向是哪个?”


“是我啊!!”日向翔阳第一次觉得有人能将他无视到如此程度,他气呼呼地说,“所以影山先生,是不敢来跟我打一架吗?”


“你刚才还被我压制住了呢。”


“意外啦意外!”日向抹了抹嘴角,站在影山的面前,眼睛里充斥着自信,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活跃着、跳动着,他好久都没有这么热血沸腾了。

“这次我会打败你的!给我记住,我是日向翔阳!你叫什么!”


太天真了,一定是还没有加入多久的新人,连他的名字都没有听过。

怀着满腔热血,很容易吃亏,但是潜力无限,非常好的苗子。


日向翔阳,影山默默念了一下这个名字

“影山飞雄。”


“看来你们交涉得很不错,那么影山君,考虑的怎么样了?”菅原拍了下手,打断了这即将燃起来的战火。


影山沉思片刻,但是此刻的想法让他自己觉得他一定是疯了。


“可以。”


“但是如果我赢了,我要带走他。”


评论(1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