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2)

貌似被屏蔽了重来一次……?

*设定如初

*不定期更新

(2)

“噗----”

及川将刚刚才喝下的红酒一口气全部吐在了站在他对面的岩泉身上,然后猛咳几声。

“你找打吗?!!会有什么人在这里喝红酒啊?!混蛋川!很脏啊!!”脸上如同挂了彩的岩泉毫不犹豫的一拳就揍了过去,及川几乎是立刻就抬起左手挡住了这致命一击,感觉到左手阵阵微麻,他的冷汗滑过了背部,然后他微笑着说:“抱歉小岩~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这么认真啦~”

“如果可以,我其实是想打烂你那张脸的。”

“……好过分!!”及川擦了擦额头的汗,又看向一边的正在熟练地装弹的人,嘟了嘟嘴,“不过小飞雄会像这样来借用我们的训练场还真是稀奇,居然不是除了任务以外的其他用途-----他真的答应乌野那个赌约了?”

“还能有假?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格。”岩泉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条手帕,擦了擦自己被弄脏的脸,“他来找我的时候,我确实是愣了一下,然后就顺口问了下缘由,他就跟我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然后就直接进去了。”

“本来我只是引介一下当个中间人,不过没想到小飞雄会答应这种赌约,乌野给了什么条件?”

“一个人。”

“女人?”

“男人。”

“你在逗我吗?”

“我没开玩笑,他自己说的。”

及川摸了摸下巴,奇怪地看了一眼正在进行射击训练的影山,他穿着黑色的T恤,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足足一副大学生的模样,侧脸看起来安静的可怕。

由于带着隔音耳机影山并没有听到站在一旁讨论的人声,他只是不知疲倦地重复着换弹、上膛、射击的动作,每一个流程都精准无误。普通人哪怕是这个世界内的人都不能做到一直不厌其烦的重复同一个动作,可是影山飞雄却能一整天都在训练场呆着,甚至专心到连吃饭都能忘记。

“他会是对那种事感兴趣的人……?”

倘大的训练场在及川和岩泉离开后有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但随即又被震耳的枪声打破了宁静。

面前的移动靶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靶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弹孔。练习的备用子弹早已用完,手指因为扣动扳机的次数过多而变得麻木。舒展了下身子,动了动站得僵硬的脚,影山这才感觉到了从腹部传遍全身的一种淡淡的无力感,他知道自己饿了。再看看手表,时针正正好指向了10点。

“算了,今天就这样吧。”

影山放下手中的枪,收拾了一下后转身将放在地上的背包的拉链拉好,然后背起就离开了射击场。去和岩泉前辈道了谢后就赶快离开了青城的领地,他现在几乎快被饥饿支配了身体,当即之下还是赶快去吃点东西比较好。

当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认真的对待这个赌约,对方只不过是个反射神经好、速度够快的家伙,在战斗方面估计还是个菜鸟,没有多少经验,至少他从未听说过乌野有这号人物。

他在意的不仅仅是这个活泼的小矮子有多么天真大意,他只是好奇在跟那小个子过招的时候产生的那股违和感,还有那个时候菅原喷的东西、日向的反应……影山很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有种预感,这会离他一直想要的东西更近一步。

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平淡度日了,然而总是会有他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


“欢迎光临!”

伴随着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的声音,热情的服务员带着满脸的笑容迎接着这位刚进来的客人。

这是离影山住的地方很近的一家快餐店,服务满分,东西够味,每次影山没有什么空弄东西吃的时候就会到这来吃点速食,搞得店里的人几乎都认识他。这家快餐店店主是个大叔,平时又非常好客,平易近人,算得上是影山为数不多的谈话对象。当然,他们一直都以为影山是附近的在校大学生,影山也一直在刻意的隐瞒,从未提起过自己的事情。

“是影山啊!这么晚了还没吃饭?来来来,这里有位子坐。”大叔看到推门而进的影山,热情的喊了出来。

但是今天不同的是,平常他常坐的位子上已经有了一个人。

一个橙色头发的家伙。

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

影山揉了揉太阳穴。

很明显的那家伙听到店主大叔豪爽的嗓音后身体一震,然后缓慢的转过身来,嘴里还含着面条的日向看见影山仿佛看见了一坨大便一样,脸色非常的难看,然后他率先叫了出来,

“怎么是你?!!”

“这是我想问的好吧。”影山满脸黑线,没错,坐在那位子上的正是他赌约的对手,以及胜利的奖品----日向翔阳。

日向发誓他只是训练的太累了,被菅原前辈勒令停止后他才感觉到腹中空空如也,然而时间已经太晚乌野的公用食堂里能吃的东西已经被抢个精光,他只吃到了大地前辈给他留下的一个肉包。可是感觉远远还不够,于是日向才会跑出来外面吃东西,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居然会遇到影山飞雄------这个他后天就要堂堂正正地击败的对手。

一种衰透的感觉油然而生。

然而影山并不想在这种地方跟日向来个几招练练手,不但会砸了店里的东西,身份暴露又会意味着他要更换到别的地方居住。于是他只是咳了一声,然后走过去坐在了日向旁边的位子,向店主要了他平常吃的咖喱饭。

日向和他的想法也差不多,不过他没有影山那么会掩饰就对了。但是日向没有想到影山那么臭屁的人居然也会来这些速食店,他还以为对方会去那种高级饭店喝着红酒品尝着服务员端上来的鱼子酱,于是他毫无犹豫地直接就开口说了:“你居然也会来这种地方?”

“我也是人好吗,呆子。”

“后面那个称谓可以省略!!你这家伙还真是令人火大!”日向炸毛起来就像只小狮子。

影山手托着下巴,本来还想问他点什么,可到了口边话就全部转变为了“呆子”。

“影-山-你-这-混-蛋!!”

“哈哈哈,很少看见影山这么闹腾呢,他是你认识的人?”大叔不一会就将一盘咖喱饭端到了影山的面前,面带笑容的说道,“有活力的小伙子!”。

“谁跟这种矮子认识啊。”

“我才不认识这家伙呢!”

影山和日向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然后又互相转过脸瞪了瞪对方,像是有些什么心灵感应似的,他们两个同时快速地吃起了面前的食物,眼神恶狠狠的,感觉就像在进行一场谁是大胃王的比赛。

“哈哈哈哈你们两个还真是有趣!”大叔又爽朗地笑了,“今天我请客,尽情吃吧!”

“真的吗!!”

“谢谢了!”



直到店面几乎都要打烊了,影山和日向才从门口走了出来。这场比赛最终还是以影山多吃一盘的成绩结束了,日向十分不满的嘟着嘴,囔囔着“下次绝对不会再输了”之类的话,拼命的对他做着鬼脸,换来的则是影山的一记手刀。

“可恶!”日向摸了摸头,看了看外面,夜色逐渐加深,月亮悬挂在空中,发出微弱的光芒,风拂过树叶发出了沙沙的响声,街道一下子静的令人心里发慌。

为什么自己会跟个小孩子一样陪着他闹?

本能地感觉到这个橙发的小矮子有这一种奇怪的力量,在吸引着他。

但是影山并不想这样,他不想被人限制住,他还有未完成的目标。

走在前面的影山突然站定了身子,日向差点撞上了他,抬起头刚想骂一句“笨蛋”却又愣了一下。

站在月色下的影山,身形几乎与路边没有被灯光照到的、笼罩着黑影的地方融为一体。

那是黑暗,是极黑的颜色。

这时日向似乎才想起一个事实,一个他总是忘记的现状。

他们已经与“那边”挂上钩了,而不是那些简单地赚到钱然后快乐地过着小日子的普通人,在路过邻居家的时候还能与对方愉快地打着招呼说今天过得怎么样。

日向第一次感到脊背发冷,他突然想起菅原前辈曾经叮嘱过他的话。

“你进入了这里,就无法回头了,你要学会保守秘密,然后把它们带进棺材里去。”



在片刻的寂静下影山终于开口了,他的脸自始自终都没有再次转过来。

“后天,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日向本来乱哄哄的脑子听到这句话突然就清净了,没有办法,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想不通的话就不要再想,没有什么是能比现在的事情更优先的状况了。

他看着影山的背影,张嘴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也一样,影山先生。”




   靠着本能行动的野兽在黑暗中咆哮,吃掉所有还在运转的理智。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