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3)

*影日向

*这次有点爆字数……后面就不会那么勤奋了呜呜








(3)


暗流在涌动,在你所不知道的地方,它就像血液,在你所看不到的地方。





三天时间,在时间的流逝下不过只是几秒的事。

站在乌野专门为他们铺设的场所,日向心情犹如浪涛翻滚。约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现在日向感觉整个人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好兴奋。


好紧张。


他是知道影山的厉害的,虽然他从未听说过影山的名字。但是光从那次碰撞后日向就知道,影山很强,可能比他想象中还要强。也许凭现在他的战斗技巧和经验还不及影山的十分之一,甚至极有可能会呈现出被吊打的情况,输了,然后履行赌约……虽然他并不想离开乌野,也不想跟那种混蛋走。


但是、但是……


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可以跟一个比他强不知道多少倍的对手进行对决。


想想就令人浑身发抖。




“看来日向你很振奋嘛~我白担心你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日向看了看正向他走来的菅原孝支和乌野的“领头”泽村大地,刚才还一脸兴奋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像个乖宝宝一样,对他们露出灿烂的笑容,“菅原前辈!大地前辈好!!”


泽村叹了口气,严肃地看着日向说道:“日向,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他身为整个组织的司令塔,对每件事都是有着十足把握的,但是这个乌野的小新人却总是令他摸不着头脑。日向自告奋勇地说要对持影山的时候他本来是拒绝的,但考虑到他体质特殊,菅原也说了几句“让他感受一下”之类的话,他最终还是同意了。


“当然了!我有好好吃饭和训练啊!!”


“我的意思不是这个……”泽村扶额,菅原倒是毫不掩饰地笑了出来,顿了顿,他看着日向,语气突然有些认真的说,


“日向,如果不行的话,不要勉强,你知道的。”


“没事的菅原前辈,我没问题的!”日向当然知道菅原在指的是什么,但是他并不在意这些,“比起那个,人怎么还没到?不是约好晚上的吗?”


菅原看了看手表,已经超出原定时间的十分钟了,微微皱了下眉,然后抬头叫道:“清水,怎么样了?”


话音刚落,从一旁的暗门中走出来一位非常美丽的黑发女人,黑色的职业装完美地突显她傲人的身材,嘴角的痣增添一份性感,浑身上下散发一股高冷美人的气质。

她推了推眼镜,看看手中的平板电脑后说道:“我已经将地址与时间都发到了影山先生的手机上,按理来说,他现在确实应该到了。至于迟到的原因,我不知道。”


“恩……难道会是迷路了吗?”虽然菅原觉得这个可能性并不大,但自从见面后对于及川所评价影山“是个自大又愚蠢的单细胞”的话,还是有些深信不疑的。


“说不定那家伙是怕了本大爷,然后不敢来了呢!真是胆小鬼!”日向点点头,十分认真的自顾自的说着。



“你这种白痴,谁会怕你?”


原本的喧闹被一种异常冷酷的嗓音所打断,场所内瞬间静了下来,几个人视线都凝聚在从入口那黑影中悄无声息地走进来的影山。


穿着平常执行任务才会穿的黑色的全套衣服,白色衬衫从没扣好的外套中裸露出来,不难看出腰间甚至是身上都已配备好了枪支。手套、外衣、甚至连鞋子都是黑色的,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凛冽的气息。但最令人在意的是他还背着一个古怪的箱子。


全副武装啊,菅原这么想。


影山想要比平常还要认真地去对待这场对决,他是想到就去做的类型。完全没有任何思考的,他配备了最好的枪支弹药,穿着他最习惯的款式,甚至是每天都在做的超负荷练习都给予了他最好的状态,当然这个状态并不包括他在来的过程中迷路了这种事。


影山现在的感觉非常好,他甚至带了他只有在格外谨慎的情况下才会带的箱子。


这次赢的人将会是他,绝对是他。




“别以为我没听到你说的话臭影山!!等会被我打趴下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嚣张了!!”日向虽然有被气到,但是眼睛却在发光,期待的心情已经不言而喻。


“这话你留着赢了后再说吧,现在我不认为你能打败我。”


“你这家伙还真是臭屁……!!”


眼看着对决有演变成舌战的趋势,大地面色渐黑,然后站了出来。

“咳咳,你们两个够了。清水,你去讲一下我们这里的规矩吧。”



话一出口,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被他的刹气震住。这时影山才想起面前的这个人是乌野的领头,是这里最有实力和领导地位的人,有一瞬间他甚至错以为是及川前辈站在他面前。

几乎是同时,日向和影山都后退了一步,本来吵闹的他们都安静了下来,警惕地盯着大地。

毕竟经历和处事方式都有很多不同,这两个脑子空空的家伙会被震住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菅原耸肩,在一边一脸无奈的模样。


清水洁子收到了大地的命令,看着手里的平板,她的声音虽然冷淡却也十分动听:“那么,影山君,在开始对决前,我们希望你能遵守我们的规矩。”


“你说。”


“首先赌约按照原来的不变,在这个场地里你们可以任意发挥,不受限制,伤亡情况我们一概不管,只有一点希望你能记住------点到为止。”


“点到为止指的是?”


“若有一方死亡,我们的枪口会毫不犹豫的指向另一方。”清水的声音冷酷无比。


“你不觉得这个规矩对于我来说很不公平?这里没有人认识我,就算我死了,你们真的会杀了那个小矮子吗?”


“对于这点我们也有想过,所以叫来了你比较熟悉的人。”清水还未回答,倒是菅原抢先说了。


影山听到这话整个人就先是一愣,然后搜索了一下脑海中对于比较熟悉的可能出现的人物,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


“嗨~小飞雄~及川前辈来看你了~”眨着眼睛的及川仿佛知道影山心里是什么想法似的马上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紧跟在其后的就是岩泉前辈。


“啧。”影山撇了撇嘴。


“小飞雄你嫌弃我对吧!绝对是在嫌弃对吧!!”及川一脸愤然地挥拳,然后就被岩泉用力地拍了拍脑袋。


“现在青城的两位都在这里了,那么公平就可以保障了吧?”菅原温柔地笑了笑,然后向清水点头致意,清水便用手指滑动屏幕,点了几下,他们所站的位置就出现了一个升降台,缓缓地上升到二楼的观赏位置,防弹玻璃也从两侧滑出,形成了一个安全的空间,留下两个人站在宽敞的平地上,四周是老旧的围墙。

通过话筒,菅原叹了口气,然后转换成恬静的笑容,说着与这表情毫不相干的话。


“那么,对决可以开始了。”





话音刚落,日向就已经冲了过去,犹如一支离弦之箭,速度快的像一头凶猛的猎豹。他的自信给了他极大的爆发力,几秒不到的时间他就已经冲到了影山的面前,二话不说就是右脚一抬,照着他的门面来了个直踢。

影山反应也不慢,身子往后微微一倾就躲过了这记攻击,同时手又摸上了腰间,抽出一把MK23照着日向站的地方迅速开了一枪,子弹几乎是擦着日向裤脚的边缘飞过的,他敏感的肌肤甚至能感受到飞过的那股热流。


但是日向的反射神经出奇的好,在那种快要被打到的距离他还能侧身躲过,同时又一记右勾拳迎了上去。


已经知道对方擅长近身战的影山,又怎么会让对方如愿?


他迅速的后退,手中的枪不断的射击,尝试着与日向拉开距离。可貌似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直到跑起来他才发现日向那如此不合常理的速度------他居然躲开了他的子弹!并且正以一个诡异的弧度朝着他迅速冲来,脸上咧开大大的笑容,竟让影山一瞬间以为面前奔跑着的是带领死亡的天使。


日向突然高跳起来,身影几乎挡住了在天花板上的吊灯发出的光芒,然后毫不犹豫的伸出右脚踢了过来。

即使影山再怎么快也无法躲开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对方始料未及的速度是他远远没有想到的,脸被狠狠扫中,身子飞了出去,但影山不会远远就这样容易打败,这是日向所知道的。


果不其然,影山手臂碰到地面后用力撑起,迅速翻了个身半蹲站起的同时,左手也抽出了一把枪,对着日向双枪齐发,火力瞬间变猛。日向虽然已有防备但还是躲闪不及,被一颗子弹擦过脸颊,气流在他脸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




“哎哟,小飞雄速度越来越快了嘛,一对一的话那个双枪确实令人难以抵挡啊。不过这个精准度也太讨厌了……”及川仔细地观察着场上的情况,时不时发出两句心声。他也是个枪手,虽然在各个方面都是大大超过影山的,但是对于枪械的精准度和用枪的熟练程度来看,他非常不情愿的承认小飞雄确实有那个能力与天赋。


“没错……这对日向来说是场苦战,没有掩体,没有伙伴,只能靠速度和力量来决胜负,老实说,这场比赛对于他来说,才是最不公平的。”菅原点点头,表示同意及川的话。


“不过话说回来。”及川一脸郁闷的问他们,“你们既然知道小不点输的可能性极高,又怎么会想到派他和小飞雄对决呢?怎么看,你们都要失去一个潜力股吧。虽然我不知道他要那小不点想干什么……”


菅原沉默了片刻,手指放在了玻璃上,眼神淡然,看着还在激战的二人,他最终吐了口气。


“如果消息是真的,那么不论这场比赛的胜负如何,影山君是绝对会加入我们的,他也只能选择加入我们。”








过于集中而完全没有听到上面的对话的影山此刻正在不断的射击从而保持与日向的距离。他随手抹了抹右脸的伤痕,啐了口唾沫,转而又把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战局上。

知道了自己的速度不如日向快,反射神经也不够他发达,他只能暂时先靠消耗弹药来与日向进行周旋。


他在等,但是还没到那个时候。


影山从换弹到开枪的动作最快的记录是0.27s,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那是他勤奋练习的结果,所以他才会被称之为“最快的枪手”,虽然没有达到历史上最快的速度,但是对于他这个年龄来说,算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而现在,他遇到了一个跟他一样在挑战极限的家伙。


很有趣,他想,可是也到此为止了。


影山深呼一口气,手中的枪重量越来越轻,子弹已经快要打完了,不过也就只有30发的容量而已,在这白热化的战斗中也就是几十秒的事。

日向也察觉到了枪支的不对劲,心想他差不多也快要到换弹药的时候了。就在刚才日向曾亲眼目睹过影山装弹的动作,快到他觉得那根本就是一支打不完的枪,但是这也是需要时间的,虽然可能会需要很强的爆发力,但是他有自信。两个人的距离并不远,这次影山装弹的时候,就可以迅速冲到他的面前踢飞他的枪,到时他会有足够的时间发起一连串的进攻------


他想的很完美,但却没能实现。




就当日向小腿肌肉蓄力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影山做了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举动------他在打完子弹的那一刻没有装弹,而是把枪扔了!

怎么可能?这又不是步枪,不是打完可以不用上弹匣就扔了然后再拿另一把来打,按照影山换弹的速度完全可以继续使用。

可他没有。

取而代之的是,日向看到影山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整张脸都被放大了。


不好,发呆了!


“在这种对决中不能发呆的你不知道吗?”


他感觉到影山在他耳边细细低语,然后就是肚子遭受到重重的一击,自己的身子已经无法控制的飞了出去。

还没有结束,就在日向被打飞出去的同时影山迅速蹲下右手一拉肩上的带子,那沉重的箱子就立在地上然后猛地弹开。那一刻日向眼里所看到的就是震惊,看台上的几位前辈都睁大了双眼。


箱子打开的一瞬间有几个连着的金属夹层作阶梯状一起打开,不同层上挂着不同的亮闪闪的枪柄,沉重的杀气一刹那释放出来。影山非常熟练这个箱子,他打开后几乎看都不看就从上层抽出一把枪支放在胸前瞄准了日向------那是一把最新的M4A1卡宾枪,5.56的口径足以射穿人的肌肉和骨头。


太快了,自己貌似只踢了他一脚呢,这是日向在落地后唯一能想到的事。


枪声几乎要震裂人的耳膜,影山毫不犹豫的对准日向的左手及右小腿开了两枪,血从日向的手臂、口中不断地流出,落在地上,溅起一朵朵绚丽的花。





堪称完美的技术。


这是看台上的人所共同的想法,大地和菅原的表情逐渐的凝重了起来,这种状况已经完全超出他们的预料了。


“真令我感到不可思议。”及川率先出声打破了这许久的宁静,“小飞雄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刚才那下的熟练程度已经不能用正常人的语言来形容了吧,可恶,天才还真是好啊,切。”


“自信点啊笨蛋川!!”


“痛痛痛,小岩我错了……”


直接无视了青城两员大将的小吵小闹,菅原直直的盯着还维持着半蹲在地上的姿势的影山,心里即感慨又紧张,也不知道现在是该笑还是该哭。本来只是想让日向感受感受战斗的刺激,没想到这次居然还挺惨烈的。吃点苦头的话,对日向未来的成长也会有很好的作用吧。


菅原笑了笑,手指抚上了下巴。


如果小瞧了日向的话,可是要吃亏的啊,影山君。








头很疼。


身体好痛。


日向全身的细胞都在发出刺耳的尖叫声,感觉身体像是破了一处,所有的力气都随着血液一起流失,滴落在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水声。


好痛。


他想要挪动一步,却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好累。


但是不行,不能停止,我不可以倒下。

我不想输……不想离开……不想回去……不想只有自己一个人还在原地等着。


日向感觉心脏在跳动,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沸腾。

他本来明亮的眼睛像是丧失了光彩,代替的则是充满着野性的红色光芒。





影山站了起来,将手中的枪放下,神情冷酷,仿若置身于寒冰。他看见对面重伤的日向用全身的力气站在那里,右手捂着还在流血的左臂,右腿几乎快要跪到地面,即使如此他还是站着,还散发出那种充满野性的气息。


虽然不得不称赞他的毅力,但是到了这种地步还不选择倒下,这种笨蛋令他感到认同却又莫名火大。影山看了眼浑身血迹的日向,摇摇头:“放弃吧,你的腿骨被我打断,左手基本不能动了,这样的你还能怎么与我战斗?”


日向不说话,整个人却摇摇晃晃的向前倾。


影山感觉到不太对劲,又来了,这种违和感在之前也出现过,让他整个人都精神紧绷。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呆子?”


突然,就在影山说话的那一瞬间,原本在原地连站都站不稳的日向,在那一刻全身的爆发力将他的人体极限发挥到极致。只是眨眼的瞬间,这只橙毛的小怪物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没有挥拳,没有踢腿,日向一口就狠狠地咬在了影山右手的手臂上。


“唔!”


影山吃痛了一下,忍不住大叫:“你疯了?!”

日向完全像是没有听到的模样,嘴上的力度不断地加深,咬破了影山的外衣,牙齿直接嵌入肉里,简直像是一头饥饿的野兽撕咬着口头的猎物。


真是疯了!


影山觉得再不阻止日向可能自己的肌肉都要被咬下一大块来,他来不及思考,左手直接就一记手刀打在了他的脖颈上。日向原本就已经神智不太清晰了,会产生这样的举动完全就是身体另类的反应,所以当这手刀下来的时候,他一松口,全身的力气就瞬间溃散,完全没有任何力量的日向直接就闭上眼昏迷了过去,整个人滑到在影山的怀里,嘴角还留着斑斑血迹。




影山叹了口气,扶着日向,骂了句“该死。”,整个人也瘫坐了下来,右手的疼痛顺着神经传递到全身,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又呼了出来。


对决终于结束了,不论是看的人,还是打的人,都无一不感觉到这场决斗的漫长。

漫长的令人心惊胆战。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