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4)



一点点小肉渣……?写的好勤奋啊我……快开学了所以多更一些






(4)


周围很安静,只有孩子的啜泣声。


眼前出现的是一片纯白的色彩,全部都是白色的,桌子,椅子,床,甚至是天花板上的灯。

白的令人心里发慌。

然后外面像是吵吵闹闹地在说着什么似的,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后,他看到沉重的白色大门被推开,几名非常熟悉的穿着白大褂的身影拿着奇怪的针筒就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给在这里所有的孩子强行注射了药剂。


日向感到头脑发昏,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摆布的实验品,一只被娇生惯养的拴着铁链的小狗。

可现实是是残酷的,这是他最不想要面对的真相。

他宁愿被欺骗,也不想被人束缚他的双手。


画面一转,等到日向回过神的时候,那白色的墙壁却倒塌在了他的面前,实验室变成了废墟,化身于火海。他现在不远处,拉着研磨的手,眼睛里映满火的颜色。

研磨没有说话,那个黄发少年只是静静地站着,低头玩着自己的指甲。


静默了许久,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心空空如也。

日向回过头去看时,研磨已经被一个黑发的带着狡猾笑容的少年抱起,在远远地看着他。因为被气浪模糊了双眼,他看不清研磨的表情,但能听到他在说话,


“翔阳,我要走了,你呢?”



……我?



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没有人等他,没有人会来。


好讨厌这样。


孤独感充斥全身,那一刻仿佛融身于于炽热的火海。








“不要!!”


日向从梦中惊醒,双眼睁大,冷汗顺着脖子流下,浸湿了胸前的衣领。

等到稍稍安定了心神后,他才呼了口气。


又来了,明明最近几天都没有梦到的。


日向艰难的起身,环视了一下四周,映入眼帘的不是他熟悉的乌野的寝室,没有他的被子、衣柜、拳击手套,也没有西谷前辈和田中前辈的大嗓门吵醒他睡觉。

这里和他以前呆的地方有些莫名的相似,都很安静。落地窗敞开着透过微凉的风,书柜上书本规规矩矩的摆放整齐,舒适的大床,铺着深棕色的地毯上还有带血的衣物……


嗯?有哪里不太对?


日向发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不是原来的装束,只有一件白色的大号衬衫,怪不得他总觉得大腿凉飕飕的。查看了下伤势,手臂和小腿都已经缠上了厚厚的绷带,貌似已经被人简单处理过了。他还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刻看到的是影山的脸和遍血鳞伤的身体……一觉起来风格都变得不一样了?


努力回忆了一下,就想起了狠狠咬着影山的那一幕,不得不说日向现在心里特别的痛快,但是一看到自己手上的绷带,他就恨得直咬牙,可恶,要是下次再见到那个混蛋,不把他打昏他日向翔阳就不是人!!


感觉到口干舌燥,日向吐了吐舌头,就伸手过去想拿床头柜上的杯子。可惜手太短,他现在又觉得似乎睡得太久了身子有些麻木,于是咬牙切齿地拍了拍床,但有一只手把杯子递了过去,日向还懵着,就顺手接过,


“啊谢谢……”


“不用,你不打坏杯子就谢天谢地了。”


那是非常熟悉并且令他特别不爽的声音,日向喝水的动作顿了一下,觉得整个人都傻了,虽然内心是不情愿的,但是他还是机械地扭过了头。


果不其然的,他看见影山就站在床边,穿着随意,墨黑色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一脸貌似不耐烦的神情。





“哇啊啊啊啊啊啊?!!!--------”日向像见了鬼一样大叫了起来,但是现在他宁愿真的见了鬼,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看见最不想看见的人。


“吵死了呆子!!有什么好震惊的?”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这里是哪里??”日向紧张的缩成一团,手却还不忘摆出战斗的姿势。


“这里是我的房子,我在这里有什么不对?”


“那也……等一下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日向听到这里是影山的住处一下子就愣住了。


“你输了。”


“……我知道。”


“输的很惨。”


“都说我知道啦不要再重复了笨蛋影山!!”


“既然你输了那我履行赌约又有什么问题?”


日向听到这话突然就冷静了下来,没错,他确实惨烈的被打翻了还挂了彩,面对各位前辈的作证下他也不得不面对输了就要跟对方走的事实。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日向并不是个会毁约的人。即使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想干吗居然要提出这种条件……难道是想让他当个战俘然后恶狠狠地羞辱吗?!太可恶了!!


“我睡了多久?你给我处理伤口的?我的衣服呢??”


“你好烦啊呆子。你睡了两天吧,你的伤不算太重但也不轻,随便包扎一下就行了。另外你的衣服都是血迹还破破烂烂的,我就给你冲了一下凉就扔床上了。”


“什么?”日向怀疑自己的耳朵要烂掉了,“你给我洗澡了……?!还有你这变态为什么不给我裤子!!”


“啊?洗澡又怎么了?”影山不耐烦地揉了揉头发,“你这么矮我的衣服你又穿不下,随便套条衬衫不就得了。”


“你到底想干吗?!”日向气得脸红不已,抓起一个枕头就扔了过去,被影山轻松躲开。


“你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影山说着便突然靠近了日向,眼睛直直盯着他。日向这才发现影山的瞳孔不是完全漆黑的,而是带着幽暗的深蓝,是能够吸引人的颜色。


“喂喂你是不是靠得太近了……”气氛一下子就不对了,日向觉得这个距离似乎有些过于暧昧,他只好稍微向后挪了挪。



影山并没有理会他的话,神情却是十分认真的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问道:“你老实回答我,你是不是JANES病毒综合症患者?”




他为了找到这个症状根源的突破口,已经足足找了五年。

影山从16岁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这条道上,更不如说在他更小的时候就已经曾经被“这里”的人绑架过了,向他父母索要的东西不是酬金也不是人命,而是一盘磁带。他那个时候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后来JANES病毒爆发的时候才知道那盘磁带是一种病毒的破译密码。

他想要知道是谁拿走了那盘磁带,谁制造了十年前那场大规模的瘟疫。

可惜的是时间过于久远,现在JANES病毒患者几乎已经没有记录,这种病毒已经被完全治愈成功,所以影山的调查进行得相当缓慢。他进入这条道路的原因自然也是很简单------没有比在这里获得消息途径更广的地方了。


然而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居然让他碰上一个这样的人,一个橙发的家伙。

他发誓,拥有这样的体能、弹跳力、反射神经、速度、还有他两天不到伤口就痊愈了的体质,绝对不会是一般的人类。

这个发现让影山兴奋不已,他知道这很有可能是他最近才发现的另一种病毒使用方式------人体注射。



看到日向听到他的问题后脸偏过去不说话的样子,影山多少也能猜的出来,尤其是看他脸色越来越不好,影山基本有些确定了他的想法。他面色阴沉,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你是JANES病毒患者?回答我。”


“我不是!!”日向手腕突然发力,一下子甩开了影山抓着他的手。他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一听到这个名词他脑子里就蹦出了梦中出现的画面。

说实话,有很多事情日向都记不清楚了,他也不记得是怎么加入的乌野,只知道那时候菅原前辈和大地前辈跟他描述过自己的弱点和症状,并告诉他标记要好好隐藏------被人知道的话,极有可能会出现大麻烦。


他现在就感觉到麻烦了,超级大的麻烦。





“我知道了,那么你果然是病毒注射者。”影山紧盯着日向,在被日向甩开手后他又迅速地伸出右手,抓住了日向的双手固定在他的头顶,把日向整个人都压倒在床上,俯视着他,细碎的刘海遮挡着深蓝色的眼睛。


“喂,你干什么?!”日向惊恐的发现现在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动弹不得的姿势,影山的脸近在咫尺。他想要挣脱开禁锢的手,但是因为伤的原因痊愈后的他比平常还要感觉到饥饿,身体使不上力气。被影山的身躯所笼罩的他才发现自己身形娇小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影山的手在他身体上游走,并且正在扒他的衬衫……等等,扒衬衫?


“你要干吗啊变态!!放开我!!!”日向不得不说影山有一双很好看的手,骨节分明,滑过身上的感觉非常美妙……他为这个想法羞红了脸,为了掩饰他只能凭着最大的力气扭动身子表示反抗,但这对于影山来说就是一点软绵绵的反击而已。


他俯下身子注视着日向,语气略硬的问:“你的标记在哪?给我看看。”如果日向是被注射者,那他一定会被打上标记才对,为了确认这个可能性,影山决定看看对于被注射者来说必有的记号。


“我才不要告诉你!”日向还是不想认输,即使他现在的处境非常糟糕,还是决定跟影山杠上,但是他却忽略重要的一点------影山本质是跟他一样的无脑,先行动再思考的类型。

影山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右手控制着他的双手,左手扯下了他的衬衫。

因为衬衫穿在日向身上格外宽松,影山毫不费力的就将它解开,白色衬衫滑落,半挂在日向的手肘上,露出比平常人还要白皙的肌肤,因为紧张而润着微红色,看起来手感非常好。影山内心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但注意力都被集中在“寻找标记”这件事上。


他的手指滑过日向的每一寸皮肤,眼睛追逐着指尖所经过的地方。日向脸红的说不出话,他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对待,要是像平常那样早就一个膝顶过去,而不是像这样没有什么力气只能躺着任人宰割。

从锁骨到腹部,冰凉又微麻的触感一直延伸而下,甚至滑过臀线,抬起他的大腿,视线所到之处都让日向感到脸庞火辣辣的。他紧咬着牙,面色红的快要滴出血来,心里的想法和身体的反应完全截然不同,他居然会觉得影山的触摸非常舒服,甚至当影山的手离开他的身体的时候日向的内心居然会觉得还不够,还想要……天啊,有这种欲求不满的想法真是令日向快要羞死过去了,恨不得直接一头撞向旁边的墙然后去见上帝。


影山又皱了眉头,肌肤裸露的地方几乎都看过了,但是一点痕迹的影子都没有。这不可能,好不容易找到的可能性最大的人,难道会是他判断错误?

绝对不可能。


“喂,你的标记在哪?”影山整个身子压了上去,嘴唇贴着日向的耳垂,呼出的气息喷洒在脖颈上令日向浑身颤栗。


“……不不不不要靠这么近啊!!”日向紧张的话都说不顺了,想把影山推开却忘记了双手还被禁锢在头顶上。距离近的不可思议,日向甚至能听到他心脏跳动的声音,感觉到身上的皮肤开始变得炽热,他觉得要是再不说些什么就可能会有非常糟糕的事情发生。日向只好在影山问了第二次后回答了他:“……标记被我藏起来了!只有当我血液流动加快或者是感觉到特别疼痛的时候才会出现……别瞪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就就就像那次被你打成那样吧……那时候有出现但是藏在衣服里你没看见……”


“哈?那我再打你两枪?”


“你脑子有病啊!!怎么可以!”日向大叫。


影山想想也对,于是微微起身看了看日向,此刻他面色潮红,头发凌乱却能闻到香橙的气味,锁骨小巧而精细,靠近颈边能感受到血液的缓慢流动。

好嫩。

影山舔了舔嘴角,又弯下身子,细碎的黑发贴在日向的脸颊边,让他觉得一阵痒痒。


他又想干吗??日向心里咯噔一下,但随即传来的一阵疼痛就让他明白了什么------影山在咬他。


“哇啊啊啊好疼!!!”


被疼痛逼出了生理的泪水,日向发誓他肯定是还在记恨着自己咬他的事情,可那是他无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好吗!虽然就算有意识日向也照咬不误……但是当他感觉到牙齿深入肌肉中那种钻心的疼痛后,他宁愿被影山打两拳也不想他再继续下去了……


“好疼啊……影山你这个混蛋……”日向咬紧了牙,却还是不能阻止眼泪流下。要是在这种地方认输的话,那也太幼稚了。


影山想也没想就咬了上去,那一刻感觉就像是在咬一块蛋糕,柔软又不失韧度,看来把身材练的很好,他不自觉的多加了一把劲。直到日向叫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似乎咬得有些太用力了,不过这也说明了他在疼痛。于是过了一会影山便松开了口,看见清晰的牙印在日向的颈边,影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胜利感。

显然这样做的效果非常的好,他不出意料的发现在咬了过后日向的皮肤开始变得温热,然后那股热流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汇聚到他的锁骨上,一个鲜红的标记慢慢地浮现-----是一个罗马数字的十,中间被划了一横,在数字右侧写着小小的英文“JANES”还有注射日期。由于字过于细小影山只好凑近了些看,但这举动却令日向浑身不自在,被人这么盯着看自己的锁骨不论是谁都会觉得不好意思的,更别提对方还是个男人。但是日向没有办法反抗,只能叹了口气,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窝囊,那些高强度训练似乎根本就没有用……日向微微低头想问问影山看够了没有,却被如此安静的画面噎住了。


影山不说话的时候很安静,安静的吓人,但是却有有种说不出的美感。日向这时候才发现影山其实挺好看的,如果他没做这些事情的话。

睫毛好长,日向想。


突然影山抬头和他对视,这着实吓了日向一跳,心慌得让他以为自己就像个小偷偷东西被发现了一样……不对啊他才是受害者为什么会这么想?


“果然没错,你是病毒注射的活人实验体。”影山终于松开了右手,日向借势赶忙往后一退靠近床头,一脸警惕地盯着影山,生怕他突然又搞什么小动作。日向觉得这辈子的脸红心跳都在今天用完了,他是绝对不会把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说出去的,实在是太羞耻了。


影山没有在意他的小举动,而是从床边站了起来,摸了摸手腕。得到这么重要的资料让他不得不消化一下,于是转身准备去整理一下目前的线索。在出去前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似地回过头来说道:“你别想着逃出去,我已经给你弄了个链子,随时定位你。还有从今天开始你就要住在这里,去睡沙发,衣服我现在出门去买,还有什么话现在要说快说你这呆子!不要浪费时间!”


日向听了后目瞪口呆,搞什么,强行绑定?虽然是他输了可也用不着这样吧,一想到以后自己的人生就这么被种单细胞生物定了格,日向就觉得浑身发冷,但是空荡荡的肚子却在这种时刻打断了他所有的想法,他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有将近两天没有吃饭了。本来因为信息量过大已经当机的脑子一提到吃饭就瞬间恢复了运转,虽然很不甘心,但日向还是嘟了嘟嘴。




“……我要吃东西,要肉包!!笨蛋影山!!”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