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5)

*影日向

*应该算是一个过渡章







(5)


习惯真是一种人类进化出的最可怕的能力,日向一边开着冰箱门一边这么想。


来到影山的房子已经有几天了,日向现在才发现自己的适应能力是有多么讨厌。他几乎已经有些习惯了住在这里的生活,影山的房子里几乎要什么有什么,电视、游戏机、健身器材、各类杂志,那时候无意间翻到一本小黄书差点让他瞎了眼,由于本身太过于纯洁从没看过这种书刊,所以发现的时候令日向脸非常的红,心想影山看起来这么禁欲主义的人居然也会看这种书么?不过后来影山看到他奇怪的样子就摇摇头说这房子是及川前辈帮他买的,里面那些东西除了行李和枪支是他的外其他都是及川自作主张弄的。日向想起及川就是之前对决那个时候的担保公正的人,看起来就是个很随便、说话轻浮的人,突然觉得如果是他的话就算是从床头柜发现安全套也不是什么问题了……不过他确实也发现了,他还发现了润滑剂。



……到底是怎样的前辈才会把这种东西塞进后辈的床头柜??还有难道影山从来都不打开那个柜子的吗???


日向感到有些头晕目眩。




不得不说在这里一的生活切安好,平静的不像话。除了影山太懒导致冰箱里总是空荡荡的以及老让他睡沙发这种事情外,几乎就没有什么可挑剔了。


郁闷的关上了冰箱门,日向一下跌坐在舒适的沙发上,长叹了一口气。


好怀念乌野……


如果在那里的话估计他现在正在训练场同西谷前辈练着手,或是戴着手套狠狠地击打沉重的沙袋,然后训练完了就可以去和前辈们一起去冲凉然后嘻嘻哈哈地在吃饭的时候打闹,肉沫星子四处乱飞……


啊啊这才是生活啊多么充实啊,日向想着想着就不自觉地笑了,可转眼又是一脸郁闷。

他这两天基本没怎么见到影山,影山一直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到了足不出户的境界,要不是影山饿了会出来吃饭,日向差点就以为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住了。


搞什么啊那家伙,难道在放养他?


不对不对,日向用力地拍了拍脸,不能这么想啊日向翔阳,把自己说成这么可怜的地步也太过分了……虽然这几天他也有过逃跑的小动作,但是无一例外的还没出一条街就被发现了,虽然他不知道影山是怎么发现的,反正他很可恶就是了!!


日向想到这里顿时就有几分不爽,抓起茶几上的一个苹果就狠狠地啃了起来,边啃边咒骂道:“混蛋影山混蛋影山混蛋影山别以为囚禁我就能这么算了下次不把你打成肉夹馍我就不姓日向……”


“那你就不要姓日向了,还有谁囚禁你了。”


影山的脸冷不丁地就出现在了日向的面前,吓得日向吐出了口中还没完全嚼碎的苹果,猛地咳嗽几声。


影山一脸嫌弃地看了看地上的苹果,说了句“好脏。”,然后就坐在了日向的对面。


“影山飞雄你到底是想怎样啊?!”日向一边抹着嘴角的残渣一边抓起靠着的枕头扔了过去,被影山轻松躲开。


“你就只会丢枕头吗?”


“你这混蛋还好意思说??你去干嘛了?我不想再呆在这里了,太无聊了,我要回乌野!!”


“整理点东西,现在已经搞完了。”影山顿了一下,又继续说,“你想回去也可以,先回答我的问题。”


日向万万没想到影山居然真的会说出这样的话,让他回乌野?可是影山会这么简单就让他走吗?抱着侥幸心理的日向问道,


“是我自己一个回去哦……?”


“啊?你说什么呢,肯定是我跟你一起去啊。”



我就知道!

日向一副吃蹩的样子,但是很快他就觉得这句话有些不对劲,仔细想想后日向就愣住了,他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巴:“你的意思是你要加入乌野吗?!”


“可能吧,看你的回答。”


“对决的那时候你不是还一脸不情愿吗!现在你又说要加入乌野那赌约又有什么意义?!我总觉得好像被你骗了!!”


“所以说我还不确定啊呆子!!”影山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整个气氛都不对劲了。日向这才意识到现在掌握主动权的人并不是他,面前的影山随时有可能会暴揍自己一顿,不知道为什么日向看着他那张渐渐变黑的脸一下子就怂了,只能低下头正坐:“是我不对……影山先生想问什么请问。”


“你什么时候被注射药剂的?”


“十年前吧……”


“你现在多少岁?”


“20……”


“是吗,跟我差不多。但是你长得却更加显的幼年一点,果然是因为病毒的原因。”


“这么说身高矮也是因为病毒……!!”


“不,那只是你个人原因。”影山毫不犹豫的就否认了。


“什么嘛。”日向撅嘴,“影山你对这病毒到底有多了解啊?”


“很了解,至少我可能加入乌野的目的有一半是因为这个。所以你爆发力、速度这么超乎常理,多半是病毒的原因。”


“这病毒还有强化人体的功能?”


“不对,相反的,感染了病毒会使人的生理功能退化,肌肉老化,基本不出一个月就会死。”


“那我是怎么回事?!”日向一愣,毕竟他没有感染过,所以并不太确定这个病毒有什么危害,他在意识到身体的特殊后也曾经尝试了解过,可菅原前辈从来不让他动乌野的数据库。现在看来怎么觉得影山就跟一个移动数据库一样?


多半是病毒的破译密码搞的鬼吧。但是影山并不想告诉日向这个,于是他选择性无视了日向的问题:“我只知道,你被当做活人注射的实验品,是不会被感染的,而且你的身体会非常健康,不会再出现生病的现象。”


“哦哦。”日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橙色脑袋歪着,怪不得他从来都没有生过什么大病呢。


“最后一个问题。”影山眼神突然冷了下来,令日向不得不再次坐正好,心里一上一下好像再坐过山车。许久,他才听到影山缓缓开口:“你是怎么从实验室里逃出来的?”


日向瞳孔一缩。


影山问的问题一下子就把他的思绪带回那片凶猛的火海,天空映满赤红的颜色,他像个被抛弃的小孩站在废墟上,眼前没有任何人的存在。

陪伴他的只有满地的玻璃碎渣和呼呼的风声。


日向咬紧了唇瓣,指甲因为抓衣服抓的太用力而泛起了白色。

“……我不记得了。”


每次提到这个事他就会有不好的预感,所以他不想告诉影山真相------虽然他记得也不太清楚了。



日向翔阳生平第一次说了假话,是对影山飞雄说的



影山幽蓝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其他的色彩,眼神若即若离,他颇有深意的点点头,随即站了起来,拍拍衣服。


“好吧,换你原来的衣服,现在去乌野。”


说完他转身就走上了楼梯,完全不去注意日向脸上颇有些紧张的神色,因为从他那点小动作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了------这个小个子是个不会掩饰的人,正因为这点跟他一样,所以影山很确信他的想法。





他在撒谎。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