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7)

*影日向

*不定期更新






(7)


虽然只是一时口快,但是当他们跑到菅原前辈口中所谓的“自由格斗区”的时候,却发现似乎与想象中不太相符合。


“我说,这怎么看都不是格斗区吧!!”日向惊讶地看着面前那巨大的墙壁上钉着各种各样的新闻报纸,用红色或黑色的记号笔画着许多圈圈。看起来杂乱无章,非常难以辨认。




就在五分钟前他们在乌野的地下通道里迷路了,本来是按照菅原前辈的指路而冲去的,但是影山和日向争先恐后地跑着根本不注意看眼前的路,最后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现在只能在眼前这奇怪神秘的房间干瞪眼。

这个房间不算小,摆设简陋,除了一张桌子和椅子外,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这满面都是贴着各种图片和报纸的墙壁了,头顶上的扇叶“嘎吱嘎吱”地响着,这种死寂的气氛令人特别地坐立不安。


“我怎么知道啊!这不是该问你吗??你不是乌野的人吗?!”影山用袖子擦了擦汗水,表情非常纳闷。


“虽然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哪有力气记这些东西啊!乌野这么大除了饭堂宿舍和训练场我都不常去啊!!”日向脸红地争辩着,橙色的头发时不时翘起,看起来更乱了。


“你这家伙真是笨蛋!!”影山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猛地按住日向的头发,狠狠地揉搓了好几遍。


“痛痛痛------混蛋你这是第几次了?不要用身高鄙视人啊!!”


“谁叫你太矮了。”影山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他,然后转过身去仔细地浏览墙壁上的各种新闻报纸,想从中找出点蛛丝马迹。日向看影山不理他,满脸窝火又不敢再挑衅影山,只能用手势和表情对他发射鄙视光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日向摸了摸脸颊,因为站了太久感觉到双腿酸痛,于是他只好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在这之前日向一直想方设法地引起影山的注意,想让影山快点离开这个诡异的房间,不不不他才不是因为害怕呢!可谁知道影山一直专注地研究面前的墙壁,脸色越来越凝重甚至有要咬人的趋势,身上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吓得日向都不敢在靠近他了,只好就此罢休。


“唉……不过话说回来这里是哪里啊,怎么觉得有点熟悉的样子……”日向无聊的翘着腿,脖子后仰靠着椅背,盯着天花板上的风扇在那慢慢地转着,看起来摇摇欲坠。





影山完全没有想到在乌野居然还会有这种地方存在,这里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堂。

墙壁上大大小小的图片和记号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关联,却能将他这几年来的困惑一一衔接上。只可惜这份数据没有完全分析完毕,有很多地方都是空白的,但是如果联系上他之前所获得到资料,他大概就能够猜出距离病毒事件最近的人是谁了。

现在还不够,影山需要回去把他整理出来的东西都拿到这里来仔细研究才能确定他的猜想。下定主意后他转过身,准备叫日向离开这里,却愣了一下。


日向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的呼吸平稳,整个空间都充斥着这种痒痒的声息,半张脸埋在手臂里,那种姿态让影山觉得他就像只小动物。


有点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会蹦出这种想法,影山虽然知道用可爱来形容一个男人是很奇怪的,可日向就让他产生了这种认知。想到这他轻轻伸手过去想碰触日向的脸蛋,就在手指距离日向不到几厘米的的时候,他的口袋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振动。


影山的手指停在空中,然后收了回来掏出了口袋里的东西------是刚才菅原前辈给他的对讲机。他把振得频繁的对讲机戴在耳朵上,调整了一下耳麦的角度就说了一句:“这里是影山,我在,有什么事吗前辈?”


“影山啊!”菅原的声音从耳机中传出,“你们跑到哪里去了?虽然不太可能但你们不会又迷路了吧?你们现在在哪?”


“是,我也不知道我们在哪,但是这里有很多关于JANES病毒爆发事件的分析资料。”


“……你们居然跑到那去了?”隔着耳机影山都能听到菅原拍额头的声音,“那个本来是想作为你来到乌野的小礼物的,没错,那个分析室是给你留的,是之前我们一位同伴留下的珍贵资料,可惜他死了。”


“……我很抱歉听到这个。”


“算了,都过去了。在这里的人哪个不是经历过生死的?我现在叫田中过去接你们,有事情吩咐,你先在那等会。”


“是,知道了。”通讯结束的同时影山也把耳朵上的东西摘了下来放进口袋,叹了口气,然后给了日向的后脑勺一个暴栗。


“起来了呆子!”


“好痛啊!!”


睡得迷迷糊糊地日向被这一下打得瞬间清醒,双手捂住头部疼得站了起来。


“干什么嘛影山!你太暴力了!像个王者,独裁!!”日向吃痛的同时不忘口上反击。


“你睡的太死了,等会菅原前辈叫人来接我们,说是有事情。”


“唔……不过这是哪里啊?”日向摸摸头,四处望了望,他不是很喜欢看这些新闻之类的,这种复杂的文字信息在大脑里处理起来实在是太要命了。


“没什么,一个空房而已。”影山没有更多地提及这件事,虽然他知道日向与这些信息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是自从那次问话后可以看出日向心里有着什么秘密,不,也许是伤疤也说不定……?而且告诉日向这些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说不定还会对他造成干扰。


直到门被打开了影山才回过神来,随即看见一个巨大的发光的电灯泡……什么玩意?然后他就听到一个豪爽的声音大笑道,

“哈哈哈哈,日向还有影山你们太笨了吧,居然会迷路!!最后果然还是要靠前辈来拯救你们啊!”


……不是电灯泡,是个和尚头,他故作一脸严肃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有威严,性格一看就是豪迈型。影山并不反感这种人,相反他还是挺羡慕的,因为他们都能随时随地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至于光就是门被打开时透进来的光线反射导致。然后他就听到日向欣喜的叫到:“田中前辈!!太厉害了!!”


“哈哈哈哈哈,走吧,让前辈带领你们回去!”


“非常感谢!!”








被田中带回议事厅的二人,看到如此亮眼的灯光都懵了。由于刚刚在光线昏暗的地方呆了这么久,一时没有怎么适应纷纷都闭上了眼睛,然后就又听到前辈们的笑声,“你们在那都不懂开灯吗哈哈哈!!都在干些什么啊在黑暗里?”


原来还有灯啊?!影山觉得耳根子有些红,再看日向,被前辈们笑得脸都鼓起来了。


“咳咳。”泽村出声打断了大厅里的欢笑,瞬间又恢复了安静,只听得见时钟滴滴答答的声音。他示意影山和日向坐下,然后将桌子上的文件夹推了过去,认真地说:“很抱歉你们暂时不能平静地打闹了,现在这里有个任务要交给你们去做,这也是我们对你们的第一次考核,你们还可以通过这次任务磨合默契,我可不想看到你们两个在任务里争执的样子。”说着还瞪了瞪他们,吓得对面两个前辈汗毛竖起。


“任务人手是只有我们两个?”影山打开文件夹看了一眼里面的文件然后关上,“军火走私?”


“没错,任务主要是由你们执行,我会派田中和菅原去转移货物。”


“数量是多少?”


“这次购入的这批军火不多,大概在三千公斤左右。我们需要你们去护送,或者说是排除危险份子。”


“这么多?!”日向惊呼。


“按两个人的分量来说这也许有些大了,我们没有任何帮手?”影山皱了皱眉。


“你们的帮手除了托运物品外不会再帮你们任何事,我也说过了,这是对你们的一次考核。”泽村顿了顿,“放心吧,只是让你们当个保镖而已,当然会不会有人来劫我就不知道了。”


影山沉思了一下,又看了眼文件夹,然后用不确定的口气问:“这么说难易程度是未知……?又或者你们猜到有谁会来?”


“不错。”意料之外,泽村居然点头同意了影山的话,“能猜到是谁,但是目前是不会透露消息的,未知的道路也是一种考验嘛。”


“接头地点在哪里?”


“M-4码头,这个我稍后会将那里的地形图传给你的。”


“好吧。时间是?”


“两天后,你们可以用两天时间来分析地形,这已经足够了。”泽村大地拍了拍大腿然后站了起来,“好了,吩咐完毕,今天你们可以先回去了,日向现在要住在影山那里吧?你的东西田中和西谷都帮你收拾好了,就在那。”他指了指躺在门口的一个箱子。


“等一下!队长你就这么抛弃我了吗?!我不想回到影山的魔爪下啊啊啊!”日向哀嚎着。


“什么叫魔爪?日向翔阳你是找打吗?!回去收拾你!!”影山刚把文件夹拿起,听到这话毫不犹豫地就拎起日向,用眼神威胁他闭嘴。


“可恶……”日向被影山这么威胁着突然不好说话,只能甘拜下风,拍掉影山的手就落了下来,然后老老实实地抓起箱子。他觉得这真是糟糕透了,影山简直就像是他的克星,这辈子从来都没这么胆小过,他那倔强如同一匹奔放野马的气概都去哪里了?



没理会闹别扭的日向,影山向前辈们道别后就抓着他走出了大厅。这次有着菅原前辈的带路他们很快就到了地面上,然后看到了之前停在那人烟稀少的巷子里的车。

日向嘀咕着把箱子放到后备箱,然后坐上车系上安全带。虽然对影山颇有不满,但是他还是对这次任务充满信心,而且隐隐有些期待。

影山坐上驾驶座,点火启动,车辆发出沉重的引擎声,车子驶出了小巷,开向他们之前过来的道路上。

“呐,影山,你觉得这次任务我们成功的机率有多大?”期待大过了对影山的不满,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日向问了问影山。


“看情况吧,未知因素也是很多的,回去的时候我再制订计划好了。”影山看着前方,然后瞄了一眼放在旁边的文件夹,




“如果可能的话,流血肯定是少不了了。也许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发生。”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