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8)

*影日向


*要月考了最近几天暂时不更新啦







(8)


在掩藏秘密的永远不会只有一个人。







影山已经一整天都没有出过卧室的门了。


日向咬着去外面买来的西瓜味的嘎哩嘎哩君,躺在柔软的沙发上无聊地换着电视节目,时不时往楼上看两眼。

门还是紧闭的。

日向真是佩服影山这种工作狂魔的精神,简直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自从昨天回来后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差不多24小时,比上次更夸张的是,影山连饭都不出来吃了。虽然没有过多了解但是经过一个周的相处他知道影山是个怎样我行我素的单细胞生物,肚子饿了就吃饭,眼睛困了就睡觉,有时候生气会打人,认真起来那脾气十匹马都拉不回来。无法理解这样的影山飞雄会放下吃饭这种大事而去那么正经地研究如何执行任务的方法?简直就是一台人形机器!好吧日向承认如果是影山的话这也不是不太可能,但是难道肚子不会感到饥饿然后咕咕叫吗……至少他是会这样的。

要不上去看看……?

他才不会这么无聊呢!干脆让影山去死算了!







“不不不,我才不是担心那个家伙呢,我只是想看看他是怎么样解决饥饿问题的。”日向现在正站在卧室门口尽力地说服自己不要往奇怪的方面想,手伸过去握着门把但是过了一会又十分纠结地缩回。就这样在心理斗争的同时手伸伸缩缩地来回几十次后,日向终于妥协了,手放在了门把上,握住扭开然后偷偷的往里面先看了一眼然后小声地说:“我进来了?”


没人回答。


“影山?笨蛋?在吗?”日向胆子大了一些,他走进了房间里快速巡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空无一人,床褥有明显凹陷的痕迹,地上到处都是揉成一团的草稿和空空的方便面桶,原本整洁的桌面此刻乱糟糟的。日向靠近了点看,桌面上是打印出来的码头地形图,纸张有被碾压过的痕迹,刚才一定有人趴在桌子上,那么影山去哪里了?


“那家伙不会凭空消失了吧?去哪里了?”日向挠了挠头,伸手想拿起桌子上的纸仔细看看。


“你在干什么?”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了日向一大跳,他一下子松开了手,图纸掉落在地板上。

然后他看到那熟悉不过的修长手指将它捡起。


那是日向一直觉得很好看的一双手,他很好奇为什么像影山这样刻苦训练枪法的人的手却几乎干净得像是钢琴家流畅弹奏的指尖。

不过今天貌似太糟糕了一点。


骨节分明的手指带着湿漉漉的气息,柔软的白色毛巾盖在头上,黑发垂下遮挡着深蓝的双瞳,一幅略显慵懒的表情,这居然让日向有一瞬间觉得如果忽略影山那张总是很死板的脸他真的非常的适合耍流氓。下半身只穿着一条牛仔裤,发丝上的水珠滑过由于经常锻炼而完美性感的上身肌肉线条,落在地上发出“啪嗒”的声响。

太过色气了一点吧……

日向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只好心虚地看向一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都是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振作点啊日向他有的你也有啊!





影山之前太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醒来后觉得头脑还不太清醒就去冲了个澡。谁知道刚冲完出来就看见日向鬼鬼祟祟地站在他的书桌前看着什么,然后出声叫了一下日向就吓得松手了。

这家伙还真是容易吓唬,影山没有细想,也没有注意到日向移开的目光,只是捡起图纸然后放在桌子上。随意擦了擦头发后他把毛巾拿了下来,看着日向一脸疑问:“你进来有什么事?”


日向本来前一秒还极其不稳定的思绪后一秒就被影山的问题扯了回来,但日向还是不敢直视他,只好支支吾吾地回答:“……我……我看到你这么久没下来我就有点好奇……不过既然你没什么事的话那就算了我先下去了拜拜!!”话一说完日向就想赶快离开这里,他觉得不能再继续呆下去了目前他急切需要平缓一下心态好能够再次冷静的做自己。



但是影山没有放过他的打算,他手伸过去就拽住了日向的卫衣帽子:“等下,我有话跟你说。”


“什……什么话不能等下再说吗?”日向颤抖着回答。


“不行,你过来。”影山将他拎回房内坐在椅子上,然后随手找了件衬衫套上。看见影山穿上了衣服日向终于呼了口气,但是转念一想,等一下刚才我为什么要这么紧张啊又不是没看过……不过影山身材真的很好……还在胡思乱想的日向被影山给了一记暴栗:“我说话的时候不要走神啊!!”


“好疼……你说什么啊?”


“呆子!我在告诉你任务当天你要干什么啊!”


“我要干什么?不就是等着跟人打架吗?”


“不,虽然主要是这个,但是首先你必须服从我的命令,不能擅自行动。”


“诶,为什么啊?”


“一个士兵上战场不是为了平白无故地送死,而且为了服从命令,死得其所。”影山脸上的表情更加嫌弃了,那带着浓浓的蔑视之意的眼神成功挑衅了日向致使他挽起了袖子,“你连这种道理都不知道?”




日向想起以前在乌野的宿舍里大家趴在被窝里夜谈的时候,田中前辈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过:“每个人的人生旅途中总有几个过客扮演傻逼的角色。”之前日向还不太相信这个歪理,直到现在他才觉得田中前辈没有说错。日向在这方面总是有种特别强烈的预感------在影山的世界里他已经被当成傻逼对待了。


“混蛋影山你才白痴啊!!”日向一个直拳就打了过去,十分迅速。但因为动作太大还是被影山察觉到了,然后他一个扫腿过去就把因为火气而不自觉出拳的日向撂倒,橙毛一头栽进床垫里。


“啊啊啊不算不算,再来!!”日向脸与柔软的床垫亲密接触后又迅速拔出,准备再次施展拳脚好好应对,却被影山一个抓头杀给狠狠制服住了。

……天啊只是单单一个抓头杀就已经成为我的弱点了吗?闭着眼睛的日向对这样堕落的自己感到悲痛不已。


不过影山貌似这次下手不算太重,只是揉了揉就松开了手,然后响起了哗啦哗啦找东西的声音,接着他好像感觉到影山把什么东西丢到他的手上说了句“接着。”吓得日向一个机灵就睁开了眼------然后发现自己手上多了一盒牛奶,盒子表面的小牛对着他竖大拇指爽朗地笑着说“长高高”,但在日向看来就像是在鄙视他的身高。


“你太矮了,多喝点牛奶吧,这个我不想喝就给你了。”说着影山别过了头然后坐在了椅子上,表情似乎非常的别扭。


突如其来的状况令日向有点反应不及以致他当场呆滞地看着影山,可能是由于日向的视线太过于灼热影山脸居然有些僵硬,大叫着:“看什么看啊呆子要喝就快喝!”


“哦、哦……”日向被吼的回过了神,然后把吸管拆出戳破了洞口:“影山你突然做这种奇怪的举动令人摸不着头脑啊……虽然说的不是什么好话,不过你意外地有点好心呢……”


“哈?”


“啊不我什么都没说请继续刚才的话题……我会听你指挥的。”日向喝着牛奶拼命摇头。


“好。”影山的表情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从桌子上那堆文件翻了翻然后拿出了其中一张,问道:“你知道音驹吗?”


“音驹?”日向一愣,大脑迅速搜索了一下相关资料,然后不太确定地回答,“就是那个‘猫’……是不是乌野的死对头?”


“说是死对头,不如说是好对手吧。”影山翻阅着手中的文件,“音驹和乌野的渊源很深,几乎代代都有过联系。私下交易也很多,不过时常也会出现火拼的现象。”

“不过最近几年他们的头领换了,组织规模迅速扩大了起来,并且近期与乌野的联系多的有些夸张------所以我认为这次会出现劫货的很有可能会是他们。”影山翻到一页时突然停住,“尤其是最近几年意外地活动比较频繁的‘地下大脑’。”


“啥玩意?地下会有大脑?”日向没能反应过来,糊里糊涂地问。


“不是,是他们的二把手。代号‘地下的大脑’,因为他自从加入音驹后是基本不会露面的角色,但是有了他的暗中操作音驹强大了很多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我会不会也被人取帅气的外号??”


“比如呆子这类的?”


“你!!”日向恶狠狠地瞪了瞪影山,然后猛吸了一口牛奶。因为用力过猛盒子被压强挤压扁成一团,然后被日向抓在手上:“别小看人啊!!”


“相比之下头脑的确逊色。”


“可恶,那个大脑到底是什么人啊?!”


“他的名字?”影山皱了皱眉头,看着手中那张因为是偷拍而有些模糊不清的相片喃喃道:“看起来也太年轻了……”


“什么?他是谁?让我看看!”日向说着就跳了起来。



“孤爪研磨。”



想要迈出的步子突然停住,感觉被一双冰冷的手握住了脖颈,连呼吸都冻在了空中。

日向手中的已经被揉成团的牛奶盒掉落在地板,在这此刻安静的房间里发出清脆的响声。


“滴答、滴答------”


只听得见时钟的声音和心脏的跳动。


影山被着突然变得有些冷的奇怪的气氛给弄得奇怪了,两人面对面的他此刻居然看不清日向脸上的表情,那平日耀眼橙色的头发在那一瞬间黯淡了下来,仿佛置身于不见底的深渊。


然后他听见自己问,


“你怎么了?”


日向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像是刻意避开似的,他弯腰捡起地上的盒子就跑出了房间。


他感觉像是在逃跑------影山想。


他没有去追日向,只是握着音驹二把手资料的手更紧了,指尖泛起苍白的颜色。


“孤爪研磨吗……”





------你和日向是什么关系?

……或者说,有什么秘密?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