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10)

*影日向

*暂定周更吧






(10)


影山飞雄对自己的射击能力有着绝对的自信。


他曾经试过在将近150米的地方对一只蚊子进行射击,能准确无误地打掉那只可怜蚊子的左翅。

即使是静态打靶,但他在实战中的移动射击甚至会比这还要更加精准,因为他需要无时无刻地集中注意力。如果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射击只会变成别人的靶子,只有在战场上不断地移动才会提高生存机率,尤其是对他这种枪手来说。


随着日向开始冲刺的那一刻影山的精神就一直是紧绷着的,手指握住扳机,眼睛仔细地观察四周,整个人的动作已经趋向机械化,可以说太过于精准也不过头。


黑影一个又一个地出现,只不过不是上次那种类型的炸弹,而且真真实实的人。好几个人手持手枪就冲向了日向,日向咬牙“切”了一声,随时准备躲避子弹并战斗,但是那些人还没拉近距离或是没来得及开枪就被爆头了,血液喷涌洒了一地。望着他们纷纷倒下去的身影日向先是一愣,然后想起影山说过的话他又马上飞奔了起来,心里暗暗地被影山的射击技术给折服,又想起那次对决的时候若不是影山有意不瞄准地话,估计他现在早已躺在坟墓里了吧……果然自己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呢……

想到这里日向不满的撇了撇嘴,反正他是绝对不会认输的,尤其是输给那个混蛋影山!


看着日向差不多快到达仓库门口了,影山却仍然没有放松警惕。他隐隐觉得音驹派出的人数似乎比他想象中的少,又或者是还有什么计策没有施展出来……?影山迅速地思考问题同时又将一颗子弹送进最后一名冲出来的炮灰的胸口中。

看见日向已经跑进了仓库里,呼了一口气的同时影山的内心里那种不安感更加严重了。

但是当即之下并不是考虑自己心里安不安心的问题的时候。虽然日向已经进入仓库并且有足够的能力解决那个狙击手,但影山还是觉得不够保险,他迅速将枪放回箱子里然后背起,站起身就准备冲过去协助日向。

然而他并未能这么做。


突然一股凛冽的杀气从背后袭来,大脑瞬间就被刺激到并不断的敲响警钟。影山身形略一停顿,之后整个人迅速地蹲下向后翻滚,几道火热的气流从他刚刚站着位置的上方划过,空气都被撕裂成两半。

影山顿时庆幸不已,如果刚才是站着的话,估计早就被击中胸口的位置了。但这也是几秒内的想法,此刻他神情严肃地盯着从后方树丛中袭来的攻击。


“哟,能躲过这记攻击的枪手君也是有点能耐啊~你就是乌野那边新收的影山飞雄?”


从刚才他栖身的阴影处,一个男子慢吞吞地走了出来,他的动作随意,黑色的斜刘海几乎要遮住右眼,在这和他黑色的裤子T恤搭配的黑夜中那红色的大衣格外显眼。他笑着,面容像只狡猾的狐狸。


------很明显这个人刚才就躲藏在他的身后,但是他并没有发现!


影山的脸立马黑了下来,他知道不好对付的对手终于出现了。


“我知道你是谁,音驹的头领黑尾铁郎。”


“哎是吗,看来我名气还挺大的,不过这位枪手君,火气别这么大咯,我们完全可以和平地谈谈嘛。”


“你先把手中的武器放下再这么说吧。”影山抽出了腰间的枪支,毫不犹豫地对准了他。


“嘭!------------”


仓库大门被撞开,日向冲进去后摆出了战斗的姿势,眼睛将整个内部都扫视了一遍。这个仓库里很空旷,墙体布满龟裂的痕迹,随处摆放着几个大型木箱,各种老旧的事物都足以说明仓库存在的年份已经非常久远了。

感觉随手一击都能将它轻松瓦解,日向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


他仔细的看了看摆放在角落的那几个唯一有存在感的木箱,靠近的角落的墙壁上有一个已经生锈的铁梯子,看来应该就是从那里上去的了。

日向确认了自己的判断后就快速向着木箱的方向移动,可就在离目标只有不到五米的地方时,他突然听到“咔嚓”一声。


虽然跟着影山没有多久,但因为日向经常听到这种声音所以他能够辨认------这是枪支在换弹匣的声音。

日向立马后退一大步,小腿肌肉蓄力以便等下能够跑起来躲避子弹,已经从影山那里得到教训的他当然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

他做好了万足准备,只要那个人一出来,他就会毫不留情地出拳干掉。


“翔阳。”


日向本来已经准备好的各种拳脚功夫在听到这个声音后整个人都僵硬了。


那个人从箱子后面走出来了,脸从黑暗中逐渐露出,在月光下,日向看清了这张他不能再熟悉的脸。


黄黑发的少年,穿着一条红色的短衫和黑色的牛仔裤,脖子上戴着长长的黑色围巾,但是最让日向难以忘记的就是他的那对猫一样的瞳孔。

少年就那样站在那里,完全看不出像个已经成年的人。


日向先是愣了三秒,然后当意识到面前站着的人是谁后,他脸上的兴奋之情难以掩盖,立马就冲了过去抱住了对面的人:“研磨!!!!”


“唔……”研磨被突然扑过来的日向头上的橙毛弄得痒痒的,他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这样好难受啊翔阳。”


“啊抱歉抱歉,嘿嘿,我太兴奋了。”日向赶快松开了手,挠着头发,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不过没想到那个狙击手是你啊!不过你刚才居然差点就打到我了,好危险的啊!!”


“嗯……但是我知道你能够躲开的。”研磨停了一下,“你那个搭档很厉害。”


“你是说影山?那混蛋到底哪里厉害了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说他啊!”日向不爽地嘟着嘴。


“他枪法很好,观察力很敏捷,尤其是能根据枪声判断出准确方向这点……”


“……好吧我承认他还是有那么一点厉害的,不过话说回来,研磨你为什么回在这里?”


“任务。”


“我知道啊,我之前还以为你不会来的,尤其听影山说什么你现在是音驹的‘大脑’……”


“嗯,其实我不只是因为任务。”


“什么意思?”


“翔阳。”研磨的神情突然有些认真起来了,“你知道我们的状况吧。”


“……我知道。”日向点点头,看着研磨有些严肃的样子令他也紧张起来了,“所以呢?有什么事会发生吗?”


“正是因为有事会发生,我才会来见你。”研磨看着日向,缓缓地说道,“会有人来‘回收’我们。”


“啥?什么情况?研磨你在说详细一点??”日向被这番莫名其妙的话怔住了。


“那个以后你会知道的,总之,我不想看到你孤身奋战。”研磨向日向伸出了手,


“翔阳,加入音驹吧。”



日向觉得他的脑细胞不足以承受这么大的信息量,但在研磨的手伸向他的时候,他犹豫了。


他知道他和研磨有着怎么样的关系,他们从很小的时候被送进实验室时就已经认识了。若真的要形容的话,日向只能说,他们是难以脱离的友情了,几乎是有苦同享有难同当,他难以直接拒绝研磨。

但是……


正当日向犹豫的时候,仓库另一边的大门突然又被推开,他惊得回头,看见一个高大的男子走了进来,肩膀上好像还驮着什么……一个人?


“阿黑,怎么样了。”日向听见研磨叫着对方。


“这个枪手君太倔了,好不容易才把他弄晕,真是费了我不少手段……”黑尾摸了摸头,走到他们面前然后把肩膀上的人往地上一丢,箱子撞在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声。


日向完全没有想到那个人居然就是影山,但是看到他那熟悉的装备和紧皱的眉毛就不会认错。日向看到影山倒在地上的时候他的心脏像是被揪紧了一般,连呼吸都有点困难。他立刻就跑到影山身边蹲下来确认他的伤势,紧张的叫到:“影山,喂影山!你没事吧??”


研磨刚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他瞳孔猛地收缩,细细地观察着日向的神情。

原来如此么……


日向四处看了下影山的身子,发现没有什么有损伤的地方,叹了口气的同时又抬头狠狠地盯着黑尾,眼神暗的可怕:“你对影山做了什么?”


“别这样盯着别人看啊,我没干什么,趁他不注意用了点麻醉剂而已嘛。明天就醒了。”黑尾笑笑,双手一摊作无辜状。


日向还想说些什么,研磨的声音直接打断了他,

“翔阳,你还想加入我们么?”


“抱歉研磨,我还是继续留在乌野吧,因为大家对我都很好,我也不想离开那。”日向回过头,脸上的神色很是遗憾。


“那他呢?”研磨突然问。


“影山?他是我的搭档啊,怎么了?”


“不仅仅是这个意思吧。”


日向傻愣着,他不太清楚研磨是什么意思,但只能硬着头皮说:“影山是很混蛋的人……但是我会努力打倒他的!”


研磨沉默了,气氛顿时变得非常尴尬。半晌,他才发出声音:“不会只是这样的。”也没有在意日向懂还是不懂,他就招手示意黑尾离开。


“研磨你要走了吗?那这次任务怎么办?”日向有点无厘头,他觉得这次任务他似乎也没怎么样就只是跑了几步就完成了快的有点不太科学,跟想象中的那种热血淋漓的场景一点也不符合啊!


“嗯,翔阳,后会有期。”研磨向他挥了挥手,就和黑尾消失在了黑夜中。空荡荡的仓库里顿时就只剩下了日向和昏迷不醒的影山。

“啊……真是……”日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地上陷入昏迷状态的影山,手趁机掐了掐他的脸蛋,心情特别舒畅,但随即又沉了下来。

他要怎么把这家伙弄回去也是个问题,当然更严峻的还不是这个------他不会开车。


“啊啊啊啊啊可恶!!!”








“就这样好吗?”路边的风景一掠而过,正在开车的黑尾无意中问起了刚才的事情,“你就这样放过他了?不是很想让他加入吗。”


“无所谓。”研磨低头玩着手上的PSP回答道,“有更适合的人在翔阳身边了。”


“你是说那个黑发的枪手君?会吗?虽然感觉是有一点啦。”


研磨停下了手中的游戏,稍微抬头望着远处都市中繁华的色彩,声音很淡很淡。


“从我们谈到他到你出现为止。”

“翔阳的言语和眼睛里就没有少过‘影山’这两个字。”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