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11)

*影日向

*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但是有点甜






(11)


迷茫的时候答案早已呼之欲出,只不过相信它的人寥寥无几。







天空被染成深邃的墨色,月亮早就高挂在空中,在黑夜中日向能听到的声音仅仅只是远处汽车的引擎声和不知名的虫子的响亮叫声。


本来是个如此宁静放松的夜晚却在这场激斗中落下帷幕后变得异常累人,现在日向觉得自己快要累垮在路边,真是恨不得就在路边的草堆里就直接睡过去。


是的他今晚的运气不得不说有点差,等到他把影山拖着出去的时候前辈们已经把货物卸载完毕然后大义凛然地丢下他们绝尘而去,看到外面空无一人的时候日向脸都是绿的。他真是恨自己为什么不好好学习一下怎么开车,总该想到有什么突发状况的啊!


所以他现在没有办法,凭借记忆算算大概的路程后,驮着影山就咬牙开始走路------其实他是背着影山的,只不过影山太高,他的脚基本是着地的,所以已经不能用背来形容,差不多就是在半背半拖。


日向在乌野锻炼自己身体素质的时候做过大量的负重训练,最多可承受的重量在80到100公斤左右。按理来说背着影山和他的箱子加起来约有75公斤的重量是不成问题的,但是问题是他从来都没有带着这种程度的负重走路或者跑步过啊!

但是现在他驮着这家伙走了两三公里的路,满头大汗的同时只恨当年不好好练习负重跑步如今为时已晚……


日向叹了口气。









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日向才看到熟悉的道路和熟悉的房子。说实话,那一刻他真的有种想要泪奔的冲动。已经十分疲惫的双腿突然间充满了力量,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影山的房子,然后打开房门,把影山一下子丢在沙发上,然后自己原地转了几圈使腿部肌肉稍微放松了后,才迅速坐了下来大口的喘着气。


还好日向也是有着锻炼了好几年的身体,他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做了些肌肉拉伸的动作,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骨骼都好好的放松了一遍。

感觉到没有之前那么累了,他才站了起来,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橘子汽水,一口干了差不多一半,他才满意地抹了抹嘴唇,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果然这才是生活啊--------”


休息够了他才想起来影山的车还丢在原地,虽然是有点麻烦不过日向并没有过多地去在意,反正等到第二天影山起来的话会自己回去找的,至于放在那里安不安全就不知道了……反正他能记得拔车钥匙已经是够意思了。


把剩下的汽水喝完,将瓶子丢进了垃圾桶后日向才想起影山还在地板上躺着呢,摸了摸头发他口上不满地说着“好麻烦啊”,但还是走过去把影山扶起然后一点一点走上楼梯。

打开卧室门,日向就先把影山扔在了床上,手中的带子顺着他的动作一起滑落,箱子撞在地上发出巨响------声音相对于如此安静的房间里确实不小了。日向手忙脚乱地将影山的外套和鞋袜脱掉,然后将影山整个人稍微移动到了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日向这是第一次照顾别人,说真的他不太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他努力回忆起在乌野的时候被照顾的经历,那时候他无意间得了重感冒,同屋的田中前辈和西谷前辈拿了一条热的毛巾盖在了他的额头上,感觉温温的很舒服。


“热毛巾----热毛巾----”日向嘴里嘟囔着就去找热水了。


不到一会儿,他就拿着条被烫过的毛巾返回了房间。坐在床边,日向弯腰想把叠好的毛巾放在影山的额头上,可当近距离看着影山的时候,他却停了一下。




日向因为带着影山回来忙得要死所以一直没有怎么注意到他的表情。可能是过得太久了,影山原本紧锁的眉毛舒缓了下来,眼睛闭着却露出好看的弧度,近看能看清楚他细长的睫毛,让人有点想要数数有多少根的冲动。


这样安静的影山看起来根本让人难以联想到他现在的身份。


很好看,日向不由得入了神。


虽然没能看到那幽蓝的眼睛,但是貌似这样的影山更加地吸引人。


吸引人不由自主地靠近。


靠近……


靠近?



日向突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似乎在不知不觉间脸靠得太过于近,以至于他的鼻尖能够蹭到影山额前浓密的黑发。

怪不得觉得痒痒的,日向想。


日向知道这是个很令人尴尬的距离,太近了,他甚至感觉到只要微微低下头他的唇就能碰到影山的嘴角。周围的温度逐渐的上升,日向有点脸红,他想要起身远离这令人窒息的空气,可内心的矛盾却毫不犹豫地阻碍着不让他离开。

日向觉得他自己一定是疯了,很意外地他不讨厌,不讨厌这样的距离,不讨厌影山的味道,他甚至轻轻地趴在了影山的胸前,小心翼翼地看着影山的脸,指尖在空气中描绘着他的唇形。


扑通、扑通------


日向能听见自己大得吓人的心跳声。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眷恋一个人的味道,也从未想过有生以来会这么想要靠近一个人。

事实上他和这个人相处的日子甚至没有超过一个月。

可是日向现在就这样地,非常小心地,趴在影山的身上,听着他胸腔里平稳的心跳,觉得世界就像在耳边微微转动。



他想,既然影山暂时不会醒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可以这样呆着再久一点呢?


日向抬头,看着影山。


影山还是闭着眼,睡得好好的。温润的鼻息缓缓喷出,洒在日向的脸庞上,麻麻的。


要是、要是……


日向看着他的唇,鬼使神差地,他身子前倾,轻柔地将自己的唇瓣贴了过去。


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甚至都来不及回味,他一下子就缩回了脸,像是被什么给震惊到地瞪大了双眼,然后面颊通红,呼吸快的有些不适应。


唇上传来冰凉的触感。


但是空气炽热的像是要把他的皮肤给烫伤。


好热……


手中的毛巾掉在了地板上,房间里弥漫着暧昧的粉色气息。





天啊天啊,他都在干些什么啊?!!


日向眼睛不敢直视影山,两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指尖上传来的是甜甜的橘子汽水的味道。

完全无法相信自己刚才到底干了什么的日向现在内心几乎是快要崩溃的,他就算再傻再笨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可能对影山有一点点的好感。


------但是都这样了还会是好感么?


说不定他只是太累了脑积血导致脑回路有问题才会这么做的。


------但是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难道其实是那种会很容易的就会付出自己的心意的人?


太多的问题一下子冲进脑海里让他几乎短路,感觉到头上在冒烟,日向狠狠地拍了拍脸颊,才让自己回到目前的状况里来。

日向坐在床上,看着熟睡的影山,他还是那么地平静,脸上充满着与世无争的表情。突然日向又有点气馁,他虽然不太清楚刚才的举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无论怎么样,影山这种这么单细胞的人是不可能会接受的吧。

他那么混蛋,又那么笨。



“还是忘记这件事情吧……好累……”


把事情条理都捋了一遍后日向的脸也不是那么红了,恢复常态后从骨子里传来的一股疲惫感令他头脑不清,干脆闭上双眼就躺在了床上。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