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12)

*影日向

*中秋快乐!









(12)


影山是被闹钟给叫醒的。


为了预防各种情况的发生以及顺便养成良好的习惯他在床头柜上设定了一个被改造过的闹钟,它分别在每天的特定时刻响三次,每次一分钟,足以把睡眠较浅的他吵醒。


但是今天貌似是个例外,影山睁开朦胧的双眼看见的是时针指向了“5”的字样。


已经到了下午,看来早上闹钟已经响了两次,这都没能叫醒他。影山很久没有睡得那么沉了,若不是昨晚音驹的黑尾偷下黑手,给了他一记麻醉针,现在他估计都已经在进行自主训练了。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不禁一冷,明白自己还远远不够的同时他不由自主地“切”了一声。


可恶,下次不会输的!


感觉到头脑像是被炸开又重新缝合上,被麻痹的神经逐渐清醒。影山仰躺在床上,等待着视野的重新恢复。过会他恢复了大部分的知觉后,突然觉得自己身上沉甸甸的,暖暖的像是被什么小动物紧紧抱住。

怎么回事?

毫不犹豫地他掀开被窝想看个究竟,不料却被一抹耀眼的橙色迷了双眼。影山揉了揉眼睛,然后整个人像是当机了一般,丝毫不动。


纤细的手臂紧紧的抓住他的衬衫,整个橙色脑袋埋在胸口,影山的脖颈能感觉到日向呼出的温润气息,黏黏的,湿湿的,有点痒。他做着整个人都依偎在影山怀里的姿势,贴着他很近很近,影山几乎不用碰触就能感觉到他血液的汩汩流动和充满热度的小小身躯。

疯狂的小野兽安静下来简直像只黏人的小狗。


影山不知道为什么一阵又一阵的温暖涌上他的胸腔,他突然希望这个镜头这个瞬间能够一直保持下去--------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他也不清楚为什么日向会睡在他的床上。

感觉到脸上有些红热,似乎有种别样的情绪悄然爬上心头,但他还是定了定神,然后伸手过去拍了拍日向的小脸,


“喂呆子,起来了。”


似乎是被无缘无故的声音吵醒而有些不满,日向闭着的双眼动了动但没有睁开,眉头皱紧,小嘴嘟了嘟发出微弱的声音“嗯……”


影山突然有种想对着这双唇狠狠亲下去的冲动,然后舔砥,啃食……老实说他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这怎么可能呢……


有点不妙,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影山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然后吸了一口气,用尽目前他所能凝聚的最大力气大声叫到:


“呆子你给我起来!!!!”


叫声惊天动地,吓得本来还熟睡的日向瞬间惊坐而起,大叫一声“发生什么事了!”便紧张地四处张望,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后他就松懈下来,然后迷糊地看着影山,揉了揉眼睛:“影山你醒了啊……你睡了很久。”


日向宽松的T恤因为突然的大动作滑落,露出精致的肩头的细小的锁骨,小手揉着脸蛋,眼神迷茫,看起来有种无法言语的诱惑……为什么他会觉得日向很诱惑?!


“你你你快下去!离我远点!!不,你干脆出去好了……总之现在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你个呆子!!”


从未遇过这种情况的影山懵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非常的难堪------他害羞过度的时候总是会这样。影山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只能凭借目前脑内仅有的想法来解决这个尴尬的场面。


日向这会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有点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就站在那里迟迟不动,直到听到影山叫骂的声音才回过神来,像被一盆冰凉透骨的水从头浇到尾,彻底清醒了过来。然后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不就是躺了一下你的床吗,用得着那么生气……”


“……总之出去!”


“唔……算了不跟你计较……”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的日向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就打着哈欠出去了,走前还顺带关上了房门。


直到听到房门“嘭”的关上,影山才放下了指着门口的指头,一把掀开被子然后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赤裸的双脚碰到冰冷的地板反射性地一抖,又再次着地,他希望这种凉凉的触感能稍微抑制一下自己浑身热的发烫的感觉。


怀里柔软的感觉尚存,这么想着他的脖子又有些痒麻起来。


“这是怎么了我……”影山扶额,手指紧抓着被单,像是要用尽全部的力气把它抓破。


真是个要命的定时炸弹。

















时间流逝,黑夜降临,街上已空无一人,唯有暗处的野猫时不时地在黑影中窜出,扮演着大街上人的角色。

但是无论再怎么寂静的夜晚也会被一处小小的喧闹给打破。

依旧是那窄小的深巷,空气中弥漫着腐败的味道,灯红酒绿,人声嘈杂。

“为什么我们要来这里啊?”日向不解。


他认得这个酒吧,就在这里他与影山有着一面之缘,虽然那时候只是日向在观察着影山而不是他们面对面的交谈,但也称得上是初次相遇了吧……虽然后来发生的事情太过于耻辱。不过日向晚餐还没吃饱就被影山给硬拖着来了,他虽然有点奇怪但更多地是对这里的好奇--------他从来没有进过酒吧这类的地方!看起来真是成熟啊,会不会进去坐坐后他就成了一个真正的成年人了?日向暗喜,然后被影山一击必杀,

“就算你进去也不会改变什么事实的。”


“可、可恶,看起来成熟一点什么的我才没有那么想呢!”日向脸红着叫嚣。


这不是说出来了吗,影山心想,但他没有说破,而是推开了酒吧的门。日向见状也跟着跑了进去,但一进去他就傻了,先不说那艳色迷乱的灯光和浓厚的重金属风格,各种各样的人几乎都汇集于此,他们都在这疯狂的音乐里跟着摇摆、扭动。

像疯犬的聚会。




那边日向还没回过神来,影山却早已走向吧台的位置,坐下,和上次几乎没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就是吧台里的不再是原来那位男调酒师,而坐着一位风情万种的绝美女子。

她有着靓丽的金色卷发和墨绿的媚眼,嘴唇涂着深色的口红,大红色的高叉贴身晚装,披着白色的狐毛披肩,一举一动都婀娜多姿,媚到了骨子里,绝对是酒吧里一道十分引人注目的风景。

但是所有来过这里的人都知道这个女人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看到影山坐下她笑了起来,令不少盯着她看的人纷纷惊艳,同时又对那个黑发的男人充满了嫉妒之情。


“哟,小飞雄怎么有空到这里来啦?姐姐好久没看到你了,怪想你的~”


“Lisa前辈,废话就不要多说了,谈正事吧。”影山一脸严肃正经。


“说过了,叫姐,前辈听起来太老了,没有一个女人会愿意听到有人说她老。”Lisa脸色微沉,瞬间又云消雾散,“嘛算了~小飞雄你也就这样的性格嘛,原谅你了。”


“影山这里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日向突然出现并站在影山的旁边,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接着他又看到影山对面坐着的Lisa,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类型的魅力女性令他的脸色突然蹭红,整个人都崩直了,然后结结巴巴地说:“美美美女姐姐你你你你好!我我我是日向……是是……你是影影山的朋友吗?”


看着日向的模样影山心里愈发不爽,狠狠地瞪着他然后伸手过去揉了揉他的橙色短毛,听到他叫了出来才收回了手。

Lisa盯着日向看了半天,看的日向面红耳赤不好意思地转过了头,然后又看了看影山,一抹趣味地笑容展现在脸上:“哟嗬,小飞雄啊,看不出来你嘛~这么可爱的孩子……你的小男朋友?”


“才不是!”


“谁谁谁是他小男朋友?!”


影山和日向几乎是同时大叫出来,察觉到对方说的话后又互相狠狠地瞪了一眼,然后同时扭过头哼了一下,但却难以掩饰耳边泛起的红润。


哎呀呀,有好戏看了。

Lisa强忍笑容,尽量让自己表现的随和一点。


过了几分钟他们才重新扭过头看向她,气氛才没有变得那么尴尬。Lisa倒是像什么都没发生似地托着下巴笑看日向,柔声问道:“不是那种关系啊?日向应该是乌野的新人吧,那你和小飞雄是什么关系呢?”


“是搭档啦搭档!”日向别扭地回答,然后又小声的自言自语,“虽然很讨厌但还是可以啦……”


“你说什么?”


“我什么也没说!”


看着两人又有闹起来的趋势,Lisa本不想阻止想看这出小闹剧,但手表突然振动了一下令她不得不看了一眼,皱了皱眉,然后抬起头笑颜仍旧:“日向君,能稍微离开一下吗?我和小飞雄有点事情要谈,把他借我十分钟?”


“啊啊啊请便!!”没有意识到话有什么不对的日向急忙摆手然后光速跑到了另一边,跑到舞台边停下来呼了口气才再次抬头看向吧台那边--------他在所能看到的就是影山和Lisa交谈的身影,黑发的男人冷静沉寂,红衣的女子热情如火,远远看着日向觉得他们异常的般配,他有些用力地揪紧了衣服。


这才是影山的世界吧……

他连掺和进去的资格都没有。


“什么嘛……!”日向突然心生不满,然后狠狠的跺了跺脚,有点生气的他并没有注意到旁边有站着的人,并且正好从他身边经过撞了他一下,导致日向对地板的强烈愤怒悉数归还到那人的皮鞋上。

“喂小子,怎么看路的?!是眼睛瞎了才踩到人的?!”那人不等日向开口就骂了出来,满口子鄙夷之气。日向听了后原本想道歉的心情瞬间消散,肚子里一股闷火还愁着没地发,现在又来个不知道什么人物瞎找茬,他回过头带着怒气回复:“搞错没有,不是你先撞我的吗?!”

“哈,小矮子还有理了??你是脑子有病想找死吗?!”说话的人一看便是那种财大气粗的类型,光头造型,脖子上挂着一条粗重的金项链,浑身肌肉青筋突起,看起来像是个练家子。他身后的小弟们跟着附和,纷纷声讨这个踩着大哥的脚的小矮子。


“你才有病!说这么多废话你才是想找茬的吧!!”日向不甘示弱,恶狠狠地盯着他。他觉得这人真是有毛病,虽然这种类型的他也见过不少,但今天恰好就撞在他生气的时候,日向纵使头脑再怎么冷静手脚也开始不听使唤了。


“有意思!!跟我叫嚣的小子你还是第一个!老子看你这么有胆量,跪下来磕几个头叫声求饶我就放了你。”说着他看了眼日向嘿嘿一笑,“长得细皮嫩肉的,来来来跟老子去玩玩,老子可想听听你怎么叫的了哈哈哈……”

他的小弟也跟着各种大笑,各种污言秽语也从口中吐了出来。酒吧里周围的人似乎被这边的状况给影响到看了过来,发现被围着的日向以及众多的高大男子,纷纷都摇头或叹气,或是发出“啧啧”的声音,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帮忙或是主持公道。



公道?在这里就如同被撕碎的纸一样一点用都没有!


日向深知这个道理,小帮派和那些真正的大帮派的底线是完全不一样的,说白了就是冲动,没耐力。这么想着,日向突然笑了出来,笑得灿烂无比,在这昏暗的环境里仿佛一束耀眼的阳光,令对方的人都不自觉地一愣,觉得眼睛都要被刺瞎。


然后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上面残留着晚饭吃过的生鱼片的味道。


一字一句,他重重的回答,



“你去死吧。”










“这么说那个孩子是个病毒患者?”


影山晃了晃手中的玻璃杯,一口饮尽里面的冰水,他不喜欢喝酒,因为酒精会麻痹神经,使动作迟钝。他点点头,算是做了回答。


“有点意思,这边这样的人在我的信息网里也就只有一个,看来乌野把他藏的很好。”Lisa的指尖在吧台上打转,像是在画着什么,又像只是普通的小动作,但影山知道她是在思考,他从未小看过这个女人,他仍然记得以前刚来不久的时候及川对他说过的话。

“千万不要小看女人,尤其是站得住脚的女人。”


影山才刚思考完突然意识到Lisa刚才说的话有什么不对劲,他问Lisa:“你说什么?还有患者?是谁?在哪?和日向有什么关系?”


Lisa没有马上回答,她笑容妩媚,伸出两根手指,吐气如兰,

“老规矩,二十万。”


“前辈你是在抢钱吗?我最近手头上没有那么多钱。”影山强忍不去打人的想法,尝试着和她讲价。


“少点也行啊,不过。”她笑得花枝乱颤,“陪姐姐一个晚上,怎么样?会让你很舒服的哦?”


“算了,我走了。”影山说着就已经起身。


“诶呀,小飞雄真是开不起玩笑------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十万,外加别的问题,怎么样?”Lisa招呼影山坐下,然后一脸无奈地看着他。天知道她这个小后辈脾气也真是够古怪,有时候倔得跟匹野马一样拉都拉不回来。


“成交。”


“那好,孤爪研磨,知道吧?你最近不是跟他打过照面?他就是那个隐藏的很深的小猫咪。”


影山一惊,孤爪研磨?不是那时候日向一看到脸色就变的家伙?

“是有过,但是那时候我没有看到他的样子,他也是病毒患者?”


“还是跟你小男朋友同一个实验室出身的呢,世界真是小啊……”


“都说不是了!!”影山脸一红,赶忙咳嗽了几声岔开了话题,“先不说这个,你这次出去有没有得到我想要的消息?”


“这个当然有……你想知道什么?”


“幕后主使人是谁?”


“一个集团,非常小的集团,你甚至可能没有听过它的名字,但是它……”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噼里啪啦桌子撞击的声音给打断,还伴随着酒瓶砸在地板上的破碎声。

二人同时回头过去,就看见一道黑色的影子从头上飞过,直接撞向了酒吧门口摆放的盆栽,直接将其砸烂。


“你的小狗好像惹到麻烦了呢。”Lisa左手手肘抵着吧台,右手指了指被围在一群人中的日向,绝美的脸瞬间换上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不去帮帮?”


从这个方向看日向似乎非常没有胜算,周围都是比他高大很多的男子,个个都是能打架的好手,他一个小矮子在其中,未免太过突出。可是影山能看到日向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害怕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兴奋。


就跟那时候站在自己对面一样。

就是这样才能让人看到他的耀眼之处,他的与众不同。


“他不需要。”


影山嘴角扯出一丝笑容,微小的连自己都没有发觉,却被眼尖的Lisa收入眼中。

越来越有趣了,Lisa摇了摇手中的杯子,里面的啤酒又冒出了不少白色的泡沫。



虽然是一对多,可日向完全不处于下风,更不如说简直就是他单方面的殴打。

十几条大汉都被他打得东倒西歪,毫无还手之力,鼻血还是别的什么血到处飞溅,日向的手套上也沾染了不少血迹,他放在唇边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看向了早就被最先打翻在地上的挑衅他的大佬,他的脸上满是肿包,几乎快要看不出人样。

日向蹲了下来,一脸鄙夷地看着他,伸手抓起他的胳膊,灿烂的笑容如今在众人眼里却是魔鬼的呼唤:“怎么不叫嚣了,不是说要我磕头吗?现在谁给谁磕头了?”

光头看到日向抓着他的手,立刻就极度恐慌,也不管怎么样了就惊恐的大叫:“别过来!我我知错了!小弟不该挑衅你不该撞你!!放过我吧!!我真的知错了!!”


看着光头痛哭流涕地道歉,日向也没辙了,他本就不是特别计较的人,打了一架怒火几乎消的差不多了,干脆就这么结了吧。日向这么想着,转头过去就想叫:“影……”


好机会!Lisa预感好戏又要开始了,在日向快要转头的那瞬间她突然用力一把拉过了影山,影山被拉得差点断了气然后就看到Lisa那张美仑美央的脸放大在面前,听到她悄悄说了句“别说话”。

什么意思??


这一幕本来没有什么,只不过是两个人在小声说话,但是在日向这个角度看来,却是一种非常暧昧的姿势,就像、就像是……

在接吻……


“啊啊啊!!------”光头的惨叫声响彻整间酒吧,他的手腕骨被完全捏碎。




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的影山下意识地认为可能是有敌人来了,于是他迅速抽出衣服里枪套中的一把精巧的银色手枪,警惕地望着四周。

Lisa突然感到头大,她真是无语了,这个后背情商真是有够低的。但是她也注意到了日向脸色的变化,为此她还特意看了一眼日向,并妩媚一笑。


看到那位美女对他的笑容日向只觉得像是有什么深刻含义,但是他现在脑子里几乎像是被飞机轰炸过乱成一团麻。


影山居然在跟一个女人接……


不对,不对,他也会是那样的人吗?他不就只会摆个臭脸吗?


可是刚才那……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想了。


------为什么我会那么在意啊?


日向抓紧了胸前的衣服,脸色憋屈,本来已经稍微平静下来的心情又重新提了起来,想也不是,不想也不是。他想笑,但是现在突然笑不出来。


……有点不舒服?



影山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可疑人物,然后收起了枪,再看看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他起身对Lisa道别却又意外地收到她的“劝告”。

“小飞雄啊,入的太深也不是什么好事哦~还有该去安慰你的小狗了,脸难看的快要哭出来了呢。”


什么啊……日向才不是小狗吧,虽然有时候很像。


……但是日向是他的?


影山走到日向面前拍了拍他的头,力度不轻不重,打得日向抬头看了他一眼。虽然影山一直觉得Lisa除了情报厉害外没什么靠谱,但是这次她没说错--------脸确实很难看,像是在憋着什么一样,又不肯说。

影山没说什么,但是又揉了揉日向的头发,转身说了句:“走了,日向。”

“……哦、哦。”他听到日向小小声地回答,然后跟着走出了门口。





是他的?


他的。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