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13)

*影日向

*写不出小文艺……还是豆比风吧,国庆快乐!






(13)


夜深人静,走出酒吧,远离了绚丽的灯光幻影,听不见疯狂的摇滚音乐,一下子重归宁静,只听得见脚踏在水泥路上的声音,嗒嗒的响,日向突然觉得有些不太真实,就连走在前面的影山,都有种“这些都是虚幻的”的感觉。


日向抬头望了望夜空,密密麻麻的星星点缀在水墨色的画布上,留下微不足道的光芒,明明这么小、这么少,却宛如星河,连绵不绝。

很亮呢,他想。


“发什么呆呢,怎么不动?”影山发觉背后的人不见了,转头一看却看见日向现在原地抬头仰望,眼神入了迷,“看什么啊?”


“没什么。”日向回过神来,摇摇头,轻揉了一下发酸的脖颈。跟影山讲的话他也不懂的吧,这个一点情调都没有的单细胞,要是说出什么话来冷场又要尴尬了。日向对自己的分析感到十分赞同,瞬间觉得自己又更加成熟了。


“学什么老人沧桑的模样,不就是星星吗。”哪想影山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他,口气虽然不是有意但还是令日向火大得不行,差点就要冲上去揍人了。

“不过,”影山抬头看了一眼就转过了身,“星星太多了,找不到自己所在的地方,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吧。”


“诶?什么意思?”


“没什么,回去了呆子!别傻站着不动!”


“唔你又骂我!”


“你们小打小闹的时候还真是有趣啊~秀恩爱吗?”


正当两人又要开始日常舌战时,从旁边一盏坏了的路灯下突然传出一阵轻快的声音--------这是影山熟得不能再熟的语调,他停下了要抓日向头发的动作,对着路灯那边别扭的说了一句“前辈好。”


“哎哎哎哎大王者?!”日向惊呼。


“等一下那个小不点,大王者是什么情况??”果不其然,从路灯下走出来的正是一脸吊儿郎当的及川彻,他穿着黑色西装,锃亮的皮鞋,胸口别着红色的蔷薇,比平常的打扮还要得体,看来像是参加了什么晚宴后才出现的。及川彻微笑着向他们招手打招呼,然后迎来的是对面两个脸上怀疑的表情。


“影山很独裁嘛像个王者……你是他的前辈所以……?”日向不确定的回答。


“这一点逻辑关系都没有啦!”及川扶额。


“及川前辈你有什么事吗?你不可能只是来找我们叙旧的吧。”影山知道及川彻的城府深厚,他已经上过不少次当了,这次及川突然出现,绝对不是有什么好事。


“小飞雄太过分了,我可是好心地看你们无聊才想委托你们呢。”及川本来嬉皮笑脸的风格突然一转,神色带着些许黑暗,“一句话,干不干?”


“风格转换的是不是太快了啊……”日向小声地嘀咕,然后发现及川一脸笑着看他,急忙摆手说道“我我我我可没有说你坏话啊!”。


“什么委托?”影山习惯了及川的变脸,只是平静的问。


“这里不好开口,去我的地盘上再说吧?”及川的笑容别有深意,让影山觉得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喂喂才走出来没多久就又回到这里了吗……”坐在环形沙发的角落里,日向感慨着人生万变的同时,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橙汁。


日向万万没想到这个酒吧居然就是青城旗下的产业,应该说这片区域都是他们的管辖范围。影山一次也没有跟他提过这件事,虽然他也不是非常有兴趣……日向偷偷地瞄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及川,此刻这位前辈正在微笑着与和他搭讪的几个美女谈话,从那些女人脸上各种花枝招展的笑容来看,及川绝对是个情场高手。

再看看影山,虽然暂时没有什么暴走倾向但是从面部表情来看就快要到爆发的边缘,为了防止影山不耐烦的怒火牵扯到自己,日向又往里面挪了挪。


终于看到那几个女人离开了日向才吐了口气,随即就听见影山强压着怒火的声音:“及川前辈,可以说正事了么?”


“哈哈,你看我差点都忘了~不过小飞雄别老是板着一张脸,这样没有女孩子会喜欢的哦?”


“你再不说我们就走了。”


“真是开不起玩笑。”及川耸耸肩,然后伸手从上衣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张照片,放在桌面上推了过去,“诺,这就是这次你们的目标。”


由于在角落灯光过于昏暗,影山低下头仔细地看了看照片上的人,然后皱了皱眉头:“是他?”

“谁啊谁啊?”日向也凑近了看,然后一脸茫然,“不认识。”


“小不点你太孤陋寡闻了,也罢,你没怎么出来过嘛。巴尔.古利安,本市最大的安保公司负责人,小有名气的慈善家,这里好十几所孤儿院就是他投资建立的。”


“唔……貌似是好人吗,要干嘛啊?”


“听好,接下来就是你们的委托内容。”及川一改脸色,端正了起来,“你们要做的就是暗杀他,然后把他卧室里的那个小型保险柜拿给我,任务就结束,报酬绝对不少。”


日向一惊,虽然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性,但是他本质上并不是嗜血的类型,对于那些好人日向还是敬佩并祝福的,他也想过若是没有过去的经历的话说不定他现在成为了一名运动员,休假在家之余还偶尔帮帮自己的邻居什么的。这只是个不可能的设想,日向心知肚明,但是要是让他去做这种事……


“不行,我做不到。”日向摇头,在影山奇怪的目光中挠挠脸解释道:“杀好人什么的……我做不到,虽然我知道这不是我一个人任性的时候,但是我不行!”


“你也太幼稚了吧,呆子你知道委托的含义吗?”


“不论好坏不论难易只要接了就要去做对吧!我知道啊!可是我办不到,所以不要接!”日向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表示反对,让影山感到一丝火大又无奈。他叹口气,扶额道:“你知道你这种善意以后会很麻烦的吗?”


“我知道,可我还是不想……”


“你需要通过实战来锻炼。”


“等到下一次委托再做不行吗?”


“你以为委托是米饭餐餐都有的?这里竞争也是很激烈的好吗,现在你没有名气又有谁会来委托你?要是下一次还是你认为的好人呢?下下次呢?到时你要怎么办?”影山似乎有些激动,他说的话句句像是烙铁一般印在日向的心里使他纠结不已。他知道影山是正确的,但日向还是坚持着,咬紧了牙,坐在那低着头不理会影山,影山看他的样子也莫名地恼火,干脆别过头去同样不理睬他,“切”了一声,本来热闹的气氛瞬间冷若寒冰,令及川小小的打了个喷嚏。

及川吸了吸鼻子,觉得看戏看够了是时候应该说些什么了。他把照片翻转,这次推到日向面前摆给他看:“小不点,知道这是什么吗?”


日向看了一眼照片背面,上面满是密密麻麻的文字,似乎是什么记录,被一条一条整齐地列了出来。再仔细点看,日向疑惑的脸色逐渐变得好奇,又转变为了铁青,最后甚至用力地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这些都是真的?!”


“没错,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要给你们这个委托了吧?”及川用两根手指拾起照片玩弄着,“军火走私、毒品贩卖、拐卖人口……重要的是还是JANES病毒的幕后黑手之一,做慈善开公司只不过是掩饰背后肮脏交易的小小手段罢了,眼见不一定为实,这句话都听烂了吧?”


日向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及川扔过来的照片给糊了脸,他摸了摸红红的鼻子,抓着照片后才发现及川已经走到了酒吧门口,回过头来对他们邪魅一笑,随即消失地无影无踪。


“Goodbye,boys~”









影山的前辈真是个轻浮的人啊。

走在回去的路上,日向默默地想。

但目前最让他担心的并不是这个,而是走在前面的散发低气压的影山。


糟糕了……


他能理解为什么影山会生气,换作是自己也会感到不爽的吧,毕竟是他什么都不懂还这样和影山争辩,弄得两边都不愉快,还要让步给他。日向很清楚,要是及川没有说后来的话,他一定会坚持自己的想法,而影山也会照顾自己不会接受委托的……并没有什么前提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但是日向的直觉告诉他影山一定会这么做的。


毕竟是我先不对的啊……日向懊恼着。


直到走到影山的房子里两人还是没有说过话,气氛压抑的难受。日向还是没能耐住这种氛围,在进门的那一刻他小声的开口询问:“影山是早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吗……?”

日向看到影山提着鞋子的动作一顿,然后又继续把它放回鞋柜里,闷闷地回了声:“嗯。”


果然!!


“影山对不起!我不该这么任性的抱歉!还对你闹脾气,都是我的错……原谅我好不好?”日向突然大声地道歉令影山微微吓了一跳,然后看到那颗橙色脑袋向他弯着,有点可爱的样子。

影山本来也就只是有点不爽,并没有到发火的地步,看到日向这么诚恳的道歉,他仅有的一点火气也云消雾散:“算了,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吗!”日向惊喜地抬头,眼睛里发着光芒,“真的不要紧吗?为了表示歉意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话吼了出来才意识到似乎有什么不对,但本来只是日向无意提起,但影山那认真思考的表情是要怎么啊……不会真的让他去做那些奇怪的事情吧比如徒手接子弹或是仰卧起坐几百个?想到这个他脸都绿了。

但意外的,他没有听到那些什么鬼畜的训练内容,只有耐人寻味的答案。


“那好,你晚上过来跟我睡吧。”


日向怀疑是不是耳朵烂了生了茧子,愣了三秒热度噌的一下席卷全身,“你在、你在说些什么啊啊啊混蛋?!!”


“睡觉啊,怎么了?”


“不是……为,为什么要跟你睡啊?我自己一个睡不行吗……”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像是蚊子哼哼,日向低头看着地板,他不想抬头就是怕影山看到此刻自己的表情--------一定是面红耳赤。


“不愿意那你就回去睡沙发吧。”影山皱眉,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话对日向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当然要睡!那还是勉为其难跟你挤一下好了……”日向内心翻天覆地,但面对床和沙发的二选一还是下意识地选择了柔软的床。


“我的床很大的好吗,哪里挤了?”


“不要再说了啊!!”日向真想拿块布把影山那毫无遮拦的嘴巴给堵上,这人怎么能没有一点意识地说出这种话来……!

但不可否认的,日向的内心有点小小的期待和激动,不不不,他才不会是因为能和影山睡一起才感到高兴,只是能够从硬邦邦的沙发解脱了而雀跃而已,对,一定是这样。

日向自顾自地心里暗示,脱了鞋就跟在影山的身后蹦蹦跳跳地走上楼梯,等走到了门口,影山转动把手时,日向突然听到他背对着他开口说了句话:



“因为你抱起来像个抱枕,软软的,很舒服。”


日向僵住,好不容易退下的热度再次涌上,这次更加来势汹汹,他觉得自己的头脑都要被烧糊了,连周围的空气也变得灼热起来。


“都……都过了就不要再回答了啊笨蛋影山!笨蛋!笨蛋!”



太可恶了。

这家伙到底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单细胞啊……!

日向再一次感觉到了苦恼。


评论(1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