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14)

*影日向

*明天月考……考前一更



(14)


非常、非常地不安稳。

黑暗中有轻微的叹息声。

日向总算知道影山口中所谓的“抱枕”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夜里有几次是被影山的动作惊醒的,就算这样日向也没打算说什么,但是现在这种状况是怎么回事啊??

日向背对着,被那双长长的手搂着,整个人以一种半蜷缩的姿势被影山紧紧地抱在怀里,他的背部紧贴影山的胸口,仿佛体温是共享的,日向甚至能感受到头发上方掠过的湿润呼吸。

啊啊啊……头脑都要爆炸了啊……

本来和一个男人同床共枕并没有什么,他也不是没有和前辈挤挤睡过,也不是没有靠那么近过,也不是没有一起七零八落地手脚放在一起过。

是的,本来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的。

--------但是那是影山啊。

天晓得为什么他要抱他这么紧,为什么能够睡得这么沉,为什么不论自己怎么动,他都一点反应也没有!

突然影山的手又收紧了一点,将他的下巴抵在那橙色的脑袋上。

日向吓了一跳,心脏又开始喧闹起来。

太要命了,本来不该发生这种情况的,他应该好好闭上眼,睡得舒服随心所欲然后第二天早晨起来说不定还能发现影山被自己踹下床的尴尬姿势。

全部都被那种不一样的心情给影响了。

日向努力地,稍微翻转了一下身子,好让自己能够看到影山的面貌。落地窗没有完全关上,凉爽的风将燥热的空气给模糊了几分,皎洁的月光温和地抚在影山的脸上,令他原本沉静的脸更加柔和,睫毛上有着星星点点的光。

这让日向更睡不着觉了。

他一直觉得影山是很好看的类型,如果没有那种日益紧绷的表情的话,他一定会被很多女孩子喜欢的吧。

日向脸色红润,身体里仿佛有一股小小的暖流,他轻轻地抓着影山的衣服,像是不够似的,又往影山怀里钻了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他的心情太过于渺小,也太过于火热。

--------哪怕只是妄想,只是一点点自我欺骗也好。

这样的影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这样就够了……


小小的野兽安稳地闭上了眼睛。











日向觉得自己的睡眠比想象中还要深。

在自我意识里,他似乎又梦到了之前那个梦,他站在已成废墟的实验室里,周围是火海在蔓延。但不同的是,他看到自己不再呆在原地,而且转身离开了这个令人厌恶的地方。

一步一步地,他坚定的走着,然后周围的景色消失不见,黑暗笼罩了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人,成为了这黑暗中的发光体。

是谁?

黑暗里,有一只手向他伸了过来,骨节分明,强劲有力。

是谁?

看不见对方的脸,甚至不知道那是不是人类,他却义无反顾地把手伸了出去,放在那厚实的掌心。

那是让他没来由地相信的人。

他跟着一起踏进了无底深渊。



日向在步子迈出去的那一刻就醒了,眼睛睁开的一瞬间最先看到的是刺眼的阳光,令他忍不住用手暂时遮挡,然后眨了眨眼睛。

“唔……”

过了一会他混乱的头脑才有些清醒,小小地挣扎了一下才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揉了揉模糊的双眼。没有在温暖的怀抱里醒来,偌大的床上只有他一个人,看看床头的闹钟,已经是早上十点了。这时候影山果然已经起床了,居然没有叫自己,不过日向想想晚上那么晚才睡觉,估计也起不来,也就没什么好抱怨的。坐了一会儿径直爬起然后伸了个懒腰,呼吸了一大口新鲜空气,感觉整个人都舒畅了许多。

不过貌似自从跟着影山后生活规律基本是颠倒的,看来还是要好好安排一下自己的练习时间了,日向一边换衣服一边想。




影山关闭引擎,将车子停在房子后的一个小仓库里,然后提着背包下了车,走向了自己的家里。

想起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做自主训练,于是他今天很早就醒了,但是醒来后看到自己怀里的日向,突然产生了想要赖床的冲动。奇怪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冲动的同时他轻手轻脚地将抱着那橙发少年的手抽出,帮他拉好被子就去换了衣服。整理好需要的装备他在出门前又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日向,小个子似乎因为没有了障碍而翻身呼呼大睡,还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影山无奈地摇头,转身就直往青城的训练基地而去。

从六点一直练习到现在他才收了手,听着及川的调侃却迟迟没有发现岩泉前辈的出现,疑惑地询问却得到了“没你小孩子的事”的回答,虽然看及川的表情有些奇怪,不过影山也并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他点头致谢后就开车回去了。多亏之前有拜托及川帮忙拿车回来,不然重新买一辆这种事,还是太麻烦了。

影山拿出钥匙打开门后发现了不一样的光景--------客厅乱糟糟的都是零食袋子,然后那个他刚才才想到的呆子正在这些袋子的簇拥下倒立行走。

“你在搞什么鬼?!”

影山本能地吼了出来,把正在倒立的日向吓了一跳,撑着地板的手一个不稳身子就摔了下来,但是独特的反射神经使他翻了个滚然后稳稳地半蹲在地上,抬头看他:“影山你回……”

话还没说完头上就传来了那种非常熟悉的清晰且疼痛的触感,日向禁不住大叫:“疼疼疼------影山快放手啊!!”

“你怎么把客厅弄得一团糟??”

“哎我找不到垃圾桶啊你不也乱丢东西在卧室里……啊啊啊对不起等下我会全部收拾的请松手!!”

得到了日向的保证他才松了手,然后绕过那堆五花八门的零食袋把背包丢在了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仰天长叹了口气。

日向嘟囔着摸摸自己可怜的头发,转身就弯腰捡起地上那些垃圾。要不是冰箱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他至于会到处找东西吃然后变得这么懒吗?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听到胃里发出轻微的咕噜声,他默默地用眼神对影山进行无声的抗议。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影山居然真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日向看到他站了起来,望了望挂在客厅的时钟,回过头一脸别扭地回答他:“你把东西收拾好就出去吃饭吧……所以快点啊呆子!”

日向发誓他从没有听过这么悦耳的声音,那一刻影山身上似乎发出了圣光令他忍不住想要膜拜。接下来的打扫他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用超越人类的速度将那些袋子捡起、打包--------这是后来影山用来形容他的话。


“影山你今天意外的好心啊,我快要对你改观了!”

“吵死了呆子!!”

“什么嘛夸你还骂我!!”

即使是普通地走在路上两人也时不时地拌起嘴,引得不少路过的人纷纷侧目,似乎意识到他们现在正在大街上,两人才纷纷收敛了一些,接着就用互相用眼神进行无声的战斗。

盯得累了日向只能暂时认输,况且他现在肚子还饿着呢,他眨眨眼睛望向影山:“我们去哪里吃饭?”

“你也去过的地方,到了。”影山突然停下脚步,指指面前的店面。这时突然店门打开,一位黄头发的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嘴里叼着烟头手提着一袋垃圾走了出来,看到他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拿掉嘴边的烟吐了口雾气,看着影山说道:“这不是影山吗,怎么,又来这里吃饭了?”

嗯?日向奇怪的看着这个人,这家速食店他记得,就是影山经常来的那家,但是这个人……好像不是原先那位店主大叔啊?

“乌养教练?”

“你还记得我啊,看来没有白栽培你!现在还是一个人?”黄发男子似乎很熟悉影山的样子,日向更加好奇,望望这又看看那。

影山的脸上显然也有点惊讶,他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个人,震惊之余还不忘问了句:“能进去再说吗,肚子饿了。”

“算了,那你们就先进来吧。”黄发男子摆摆手,二人便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店里的人很少,只有几个店员在做着清洁工作。影山和日向都点了东西然后就坐在了连着前台的位置上,被称为乌养教练的人坐在了他们对面的位置。

还没坐稳日向就迫不及待地开口询问:“影山,这是谁?你认识的人?”

“啊,你这小矮子貌似没见过,哪的人,还在上学?”

“矮……我虽然矮但是不要小看我啊!还有我不是学生,我成年了!!”弱点和长相又一次被提起,日向愤而拍桌。

“啥?”乌养一脸震惊,“哪的人?”

“乌野!!我叫日向!”

“哦?你怎么跟影山在一起?”

“额……因为各种那种的原因……总之现在就是……”日向一被问起这个问题本来振奋的精神一下子就萎了,眼睛看向别处想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脸上慌张的表情却出卖了他。

肯定是因为什么赌博吧,真好懂。乌养一眼看出却并没有揭穿,倒是旁边的影山发话了:“比起这个,乌养教练你怎么会在这?”

“哦,这家店店主是我亲戚,最近有事忙就让我来照看几天,没想到就碰上你们了。”乌养掐灭了烟头,丢在了旁边的烟灰缸里。

“影山叫你教练?为什么?”日向不死心地继续问起刚才的问题。存带一点私心的,他想知道更多关于影山的事。

“那个啊,嘛解释起来也挺久的了……”乌养挠了挠头,重新抽出一根烟点上,“影山刚入行的时候,什么都还不是很清楚,当时青城出了大事及川没空管影山,然后他就被各种途径拜托到我这里来了。嘛--------我就教了他些基本的东西,对他的枪法指导一下什么的。我没做什么,主要是影山自己的原因才会变的这么厉害的吧。”

“请别这么说,有您的指导我才会进步这么快的。”影山对他点了点头表示敬意。

“诶,那么前辈很厉害了吧?!不过我现在并没怎么听过前辈的名字啊?”日向对影山有这么一段经历感到些许惊讶,因为他一直以为影山是自学成才……好吧可能性似乎也不怎么大。

“我隐退很久了,现在就只是做个小小的中转站而已……简单地说就是情报商。”乌养托着下巴,眯着的双眼侥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不过没想到影山改变的这么大,感觉没有以前看过的那么死板固执了,还加入了乌野……你们是搭档?”

“是的,虽然总是要照顾这个呆子。”影山不屑的目光投到日向身上,引得日向一阵张牙舞爪。

“别老这么说啊你也是笨蛋好吗!!!”

“你才是!”

“你是!”

看着吵吵闹闹的两人乌养突然有些疲惫,怎么看都像是小学生吵架吧,这样的两个人居然还能混到一起还真是出乎意料。他摸了摸后脑勺说道:“你们两个,还真是个奇怪的组合啊。”

听到乌养的声音二人都停下了动作,疑惑地望向他,然后对视,再看向他,似乎根本没有理解他的意思。乌养彻底折服,他一拍脑门,摆手回答:“好了好了你们当我什么都没说……你们的东西好了快吃吧今天我请你们了。”说着接过店员递来的托盘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谢谢前辈!!”

两个人看到面前香味四溢的食物已经眼珠子都离不开了,听到“请客”二字更是毫不留情,动作敏捷,一气呵成,整个场面乌养作为一个旁观者只能用狼吞虎咽来形容……这到底是多久没有吃饭了?

看着这两个在吃饭的事情上协调一致的家伙,乌养摇摇头,觉得即无奈又好笑。他随手拿过旁边的报纸准备翻阅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在他口袋里震动。乌养只好放下手中的报纸,跟他们说了声便站起,穿着拖鞋就走到了店门外,接了电话还没开口,就听见电话对面传来的奇怪声响,沙哑的,像是信号被打断的声音,响声时长时短。

乌养警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对面的声音--------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这是他还未隐退时常用的防窃听密码,他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这种联系方式了,不管对方是谁,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消息。

时近中午,太阳的光照愈发猛烈,持续上升的温度像是要把人给烤干,耳边蝉鸣不断,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这令人烦躁的高温,路过的行人无一不汗流浃背。

乌养也在流汗,但是他却觉得浑身发冷。

“……你说的是真的?”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挂了电话。


乌养深吸一口气,然后摇头,看向了坐在他店里面还在比着谁吃得最多的两人,看起来和普通的大学生没有什么区别。

“有没有搞错,这两个到底是怎么惹上这种麻烦的……”

乌养叹气,关上手机走回了店内。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