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16)

*影日向


*最近太忙又要月考……尽量会更的!








(16)


日向喜欢甜食。


说是喜欢,倒不如说是他在吃甜食的时候总会想起一些令人难以忘怀的回忆,包括前辈帮他过生日时肆无忌惮地用奶油糊他一脸、在热天时吃到西瓜味的甜甜的冰棍时的冰凉感觉……很多很多,都是自己从未有过的回忆。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想起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的事实,那种甜的发腻的味道会令他产生那种“存在”的真实感。


但是现在似乎又多了一种回忆。



也许只有我会这么认为吧。


日向摇头,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可他又忍不住别过头,偷偷地看着走在他身边的影山。他们并肩走着,黑发男人的脸没有像平常那样那么紧绷着,夕阳的余晖轻轻描绘着他下巴的轮廓,柔和而平稳。


他离他明明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可日向却觉得影山仿佛与他隔了一个遥远的世纪。


他知道的,他一直都有这种感觉。那种明明就在身边,却仍然无法得知真实的虚拟感。就好像出生在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不愁吃穿生活顺畅,在以为一直会这样下去的时候突然得知了“啊自己其实不是自己的父母亲生的”的事情,不论是什么样的人多多少少会在那一瞬间产生前所未有的虚假感,会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告诉自己-------这之前的生活都是不真实的。


即使他们现在看起来关系好了吵吵闹闹的,但日向那超乎常人的野兽直觉总能灵敏地嗅到有什么违和的地方,他和影山相处的时候总是能察觉到。

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


这个人对任何人哪怕是自己都隐藏着真正的情感,这个事实一直在提醒着他--------


影山和他隔着一层难以打破的膜。




突然作响的铃声打断了日向快要因为过度思考而发热的头脑,他顿了一下,停了下来,然后拿出了衣袋里的手机,上面来电显示的是“菅原前辈”。


奇怪了,前辈这时候打电话给他会有什么事?


没有多想日向就接通了电话。


影山注意到日向停下来接电话他也就没有再继续往前走,日向对这块地带还并不熟悉,要是走丢了会很麻烦。他看着日向拿着手机放在耳边,听了一会后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兴奋起来,似乎像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似的。但就根据日向的性格来看,不是任务就是有什么活动了吧。

果不其然,日向在连续“嗯嗯”了好几声后挂断了电话,对着他眼睛发亮并带着几丝欣喜地说道,


“影山,晚上乌野有庆功会,一起去吧!!”


“庆功会?晚上啊……”影山低头琢磨了一下,动了些想去念头。


“对啊!”日向笑得灿烂,无意识的话脱口而出,“这样也会对你那糟糕透顶的人际关系有所改善嘛!”


……












“哈哈哈哈,然后你就被这样拒绝了?”

菅原发誓他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但实际发生了的话还是令他有些忍俊不禁。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嘛!本来不就是这样吗!”日向有些气呼呼的,脸色都变得纳闷起来。



他们现在所处位置就是在乌野势力范围内最大的一家酒吧内,虽然是正常营业时间却因为泽村大地的吩咐而提前关门,并为他们举行聚会而空出了宽敞的场地和足够的酒水。

虽然日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开庆功会,但菅原前辈的解释多多少少也让他明白了一些--------乌野近期又成功扩大了领地的范围,并且在各种交易都没什么障碍地完成,可以说乌野的生意最近简直就是蒸蒸日上。

日向并不是很理解这方面的事情,但是看到乌野的大家此刻都聚集在了这里,互相拿着啤酒碰杯说笑,兴奋和激动之情跃然于脸上。这带动了日向的情绪,再加上他好久没有跟乌野的大家碰面了,各种复杂澎湃的心情一下子蜂拥而上,日向激动的大叫一声,冲进了前辈们的包围圈里。


直到跟各种前辈纷纷碰杯了一圈后,日向意外地感到有些疲惫,于是笑着推脱开了西谷和田中热情的大杯啤酒攻势,就想一个人跑到酒吧门外吹吹风冷静冷静。


相比酒吧里的热情似火,外面就显得冷寂多了。日向抬头看了看夜空,没有月亮,星星零零散散,发着黯淡的光,夜里的风寒冷而缓慢,吹到脸上痒痒的,凉凉的,日向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这时候影山会在干什么呢?


是在房间里面研究大王者的潜入计划?还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他会不会也在看着外面的夜景呢,通过那扇大大的落地窗?


日向突然拼命摇头,但过了一会后摸摸鼻子,最终选择了放弃。


什么嘛……这不就是一直在想着那个男人的事了吗。



日向有些无奈,抓了抓头,只能唉声叹气。


“叹气果然还是因为影山吧?”温和的嗓音让他瞬间辨认出了身后的人,日向扭头一看,菅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外面,温润柔和的目光透露出几分深意。


“菅原前辈……!你不是在里面和大家一起的吗?”


“田中他们太吵了,我出来吹个风。”菅原走到日向的旁边,站住,也跟着他抬头看了看夜空,然后笑着说,“再说,你现在也感觉有些累了吧?”


“我没有……”


“影山怎么不来?”菅原突然转了个话题,询问道。


“谁知道他!那个小心眼的混蛋!!人缘本来就差,我也没怎么说啊!”日向嘟了嘟嘴,扭过头去。


“可是你看起来并不是这样想的。”菅原突然笑了出来,“你的脸上都写着呢,日向,你在想他--------即使你们只有几个小时不见。”


“我没有……!”听到这话日向有些脸红,但他还是竭力地争辩,“本来那家伙就是个笨蛋啊!”


“这么说你并没有在想他了?”


“……也不是没有……我只是在想那家伙会怎么样制定计划而已啊!”


菅原没有反驳,但他的微笑却在告诉日向他什么都已经知道了一样,那种能看穿所有小心思的眼神令日向感到浑身不自在,他只好尽量不与菅原对视,脸颊却已经有些发热。


“日向啊。”菅原停止了微笑,转而看向对面那闪烁繁华的霓虹灯,很近的距离,但日向却觉得他像是在看着更加遥远的地方。


“知道我刚开始看见你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吗?”


“啊?难道不是我这个样子吗?”


“虽然也是这个样子啦,但那时候的你感觉就跟现在的影山有点像。”菅原伸出手摸了摸日向的头,“你们都太一意孤行了,在之前即使和大家再怎么打得火热,你都是‘不真实’的。”


“不真实?为什么?”


“你在担心呀,担心我们对你造成的影响,不过后来就逐渐变得像现在这样了。”


“是吗……但是为什么说有点像影山?这是什么很重要的信息吗?”


“至少对你来说很重要啊。”菅原收回了手,插进口袋里,叹了口气。


“日向,你现在这样很好,我感觉你有了更多的不一样的东西。”


“你承受过什么样的痛苦,我不知道的。但我知道的是,你太单纯,你对真正的爱付出的会比你想象的还要多。你太害怕失去,这也许会让你刻上永久的伤痕。但是你的毅力和执着,会改变一些什么别的事情。”


“什么意思?”


“你也许会后悔的……”菅原看着他,目光之遥远却又像是在看着另外的人,这让他产生了一种时空错乱感。虽然在那之后第二天他有很多事都想不起来了,但日向却还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菅原所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会后悔的,日向,后悔你爱上影山飞雄这件事。”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