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17)

*影日向

*有点肉渣渣,并且这章有点内涵,我想表达一些内涵点的东西但可能表达的不够好…看的愉快,月考完啦!









(17)


纸上有着杂乱无章的痕迹,笔尖在桌面上铺着的大张草稿上停留了许久,最终是离开了纸面,然后被黑发的男人随意地丢在了地上。

影山感到很烦躁,毫无理由的,他甚至为此喝了好几杯冰水,导致现在胃里凉凉的。

他看了一眼自己凌乱的书桌,及川前辈的安排他大致理解了,刺杀计划也做足了准备,饭也吃过了,他甚至觉得自己今天一整天的精神都是非常充足的。


可是没来由的空虚逐渐占据了他那本就不够用的大脑。


太安静了……而且太空了!


影山“切”了一声,突然又产生了莫名的无奈。

也许今晚选择跟日向去乌野会是个比较好的决定,虽然他不太适应与喧闹活跃的前辈相处--------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感到身体和心理都处在一个他从未出现过的状态。

影山并不希望自己的状态下滑,这是很糟糕的。他目前最主要的目标就是把制造病毒的剩余势力给一次性踹个干净,除此之外他什么也不需要……就连日向也是。

“他只是我计划内的一部分而已……可能刚开始不是。”影山对自己说。




莫名的烦躁又再次涌现,影山忍不住站起身子,本想走到窗边吹风,却听到了“铃铃铃”的响声。


有人在按门铃?影山疑惑,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已经一点了,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来找他?

想归想,影山还是下了楼。他猜想可能是日向呆子回来了,虽然原本以为他要在乌野那边过夜的。

心中的烦躁似乎减轻了不少。


走到门口他先看了一眼猫眼,原本的猜测在看到那熟悉的灰发男人时就确定了。影山呼了口气,打开了门,正准备叫一声前辈的时候,一个橙色的身影跌跌撞撞地就扑到了他的怀里,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接,就看到小个子拼命地把脸埋在他的衣服里,身上带着浓重的酒味。

影山第一反应就是日向喝酒了,他抬头看向了带着有些抱歉意味的笑容的菅原前辈--------他正把日向穿着的外套整理好,然后无奈地向影山解释到:“日向喝太多了……都怪田中和西谷,他们两个拉着日向拼酒,拼了半个多小时,虽然他们三个都很能喝但还是给放倒了。本来想让他在乌野睡一晚,但日向醉了还嚷嚷着要回来,我就把他给送回来了。”


影山低着头看着怀里的日向,眉头微皱:“可我并不……”


“没事的。”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菅原打断,“日向在那边已经吐过了,你是想说不懂怎么照顾吧?我都打理好了才把日向送回来的,他现在只需要好好地睡一觉就可以了。”然后菅原又看了一眼在影山怀里打闹的日向,尴尬地笑笑:“可能现在他还有点活跃……不过没什么事了,我先走了。”


“谢谢前辈!”影山因为日向在闹而不好说话,只能微微弯腰以示感谢。


“没事啦~对他好点哦。”菅原向他们挥挥手就转身走向了外面,顺带关上了门。


菅原走后玄关处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有日向发出的小小的嘟囔声。影山愣了一会不知道该怎么做,直到感觉到怀里的人似乎有点不太安分,他才想起菅原前辈的话,然后带着些许无奈的揉了揉日向的头发,一把将他横抱起然后上了楼。


进了房间影山先把日向放在了床上,然后进了浴室拿了条湿毛巾出来,他也不是什么常识都不懂,现在日向这样应该还是先擦下脸什么的再让他睡吧。


影山虽然是这么想了,但是等他出去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幕刺激的头有些昏。


日向太不安分了,他跪坐在床上然后拿着他桌子上的草稿盯着笑,虽然影山估计他现在什么都看不懂。日向听到浴室门的声音,转过了头然后看着他笑:“影~山~君~好厉害哦……虽然看不懂……”


“那就不要看啊呆子!”影山快步走过去一把扯过日向手中捏着的纸丢在一旁,然后拿着毛巾胡乱的往他脸上一抹。


“好痛!混蛋啊!”听到日向吃痛的叫声影山顿了一下,然后放轻了力度。谁知道日向居然猛地一拳就揍了过来,打在了他的腰上--------虽然不痛不痒。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影山叹了口气,意外地没有发脾气,而是抓着他的手把坐着的日向压了下去,带着些许愠色看着他说:“我说你老老实实带着别动行吗?”


“不行!别动我……”日向被压制着感到有些不自在,酒精刺激了他的神经令他开始扭动身躯以示反抗,但是他一点力都难以使出,也不想使力。日向混混沌沌的脑子里还是遵循着潜意识的操作,他感觉到了他喜欢的味道,令他禁不住去渴求更多。


是影山……



影山皱眉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那有些浓厚的酒味给刺激到了鼻孔,然后他才意识到现在似乎有什么不对--------他看见日向在看着他,那双好看的栗色的眼睛是湿润透明的,带着慵懒和迷惑,然后他听见原本那清爽的声线染上了沙哑的,软绵绵的嗓音,在喊他的名字。


“影山……”


“影山……”


“影山……”


他听见日向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每一声都是那么急促又那么细腻,他突然觉得大脑发涨,呼吸都有些不太正常。低头看着被压在身下的日向,他的脸色绯红,双眼朦胧地看着他,甜腻而短促的呼吸,红润且光滑的肌肤,喝过酒而更显柔软的唇瓣一张一合,小粉舌在滑动,像是在说着所有的甜言蜜语--------那是他的名字。


不妙。


影山想要抽身离开,却被身下那炽热的小小身躯给紧紧吸引。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贪恋这个温度,但是日向一声又一声地呼唤让他自己觉得都要变得奇怪起来。他浑身燥热,远比刚刚还要更加难受。


“影山……”


“影山……”


日向眯着眼,感觉到有些不满,似乎认为对方没有听到他的呼唤,手抓着他胸前的衣服起身,嘴巴凑到影山的耳边,轻轻地呼气:“影山……”


该死!


影山发誓那一刻他就像是着了什么魔,头一次这么想要堵住日向的嘴让他别发出那令人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的声音。


就当日向还要再叫出来的时候,影山鬼使神差地吻了上去。


碰到那唇的瞬间影山第一反应就是好软,然后像是品尝着最甜的蜜糖,他有些沉迷在这味道中,这让他想起了冰箱里那瓶他已经喝了一半的橘子汽水。


好甜。


好软。


身体几乎遵循着本能,影山忍不住伸出舌头细细地舔砥日向的嘴唇,描绘着他的唇形。然后有些霸道地撬开对方的唇口,舌尖扫过一遍贝齿,带着小粉舌翻滚,然后轻轻舔咬,仿佛日向的唇舌就是这世界上最珍贵的美味。

日向被吻的有些发懵,加上头脑已经被酒精侵蚀过他始终是不清醒的,但是口腔被充斥满满的感觉令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来不及咽下的唾液顺着脖颈流下。

他想说些什么,可口中的话语从齿缝中溢出变为细碎的呻吟。

日向沉溺在这无尽的占有中,感觉每一秒的呼吸都沉重如山。


“嗯……”


急促的喘息,炽热的温度,汗水蒸腾着愉悦。


缠绵的深吻结束,舔了舔那已有些红肿的嘴唇,影山转而亲吻他的脸颊,下巴,脖颈……每一寸肌肤都带着迷人的温度,快要让人发狂的火热席卷全身。他吻到那小巧精细的锁骨,停下来细细地啃咬,麻痒的感觉令日向的意识开始迷乱,喘息声越来越大,甚至发出了极为色情的呻吟。要是他本人知道那是怎样的声音,一定会羞耻地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地下去。


影山觉得自己理智快要完全崩溃了,他几乎不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他感觉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稀薄,光是舔着身下人儿的皮肤就让他难以忍耐,这么想着他的手伸进了身下人的衣服里,触摸那带着青涩纹理的少年人的肌肤,然后逐渐延伸、蔓延向下……



这样远远不够,还想要更多。


快要欲火烧身了,影山想。


干脆就这么做下去……?





“铃铃铃铃铃-------------”


突然手机铃声不适时地响起,在如此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仿佛屏障被打破,空气开始流通,呼吸又重新被找了回来。


然后影山瞪大了双眼,全身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浇了个干净。


他现在意识终于是清醒的了,大脑又开始正常运转。然后影山猛地抽出快要伸进日向衣服里的手,不管这暧昧甜腻的气氛他转身冲进了浴室里,狠狠地关上了门。


他刚才干了什么?


他刚才干了什么?


影山伸手开了水洗了洗自己的脸,手撑在洗手池的台子上,抬起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面前的那个男人脸色非常差,像是遇上了什么超级烦心的事,但是他能从那深蓝的眼睛里看到那不一样的东西。


他对一个男人产生了性欲?


还是他的目标,他的搭档,他的……诱饵?



脑海里突然又浮现了刚才日向面红耳赤的模样,还有那湿润的眼睛,这令他的喉咙里一阵干痒。影山拼命摇头,这景象依然挥之不去,他干脆打了自己的头一拳,效果很好,疼痛抑制了胡乱的想法。水龙头里的水一滴一滴的落在洗手池里,在这寂静的环境里像是什么快要爆炸的定时炸弹。

影山用手捂住了脸,低下了头,手指狠狠地捏紧,直到在脸上留下红印。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他嘴唇微张,不断地重复着这两个字。时间仿佛停止,所有焦躁不安的因子都挥散而去。影山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了唇缝之间,然后原本还有些杂声的浴室又变回诡异般的寂静。


影山抬起头,再次看向了镜子,镜子里的他还是原来的他,只不过脸上多了几道红色的指印。


他看着镜子自言自语,像是在诉说一件什么平常的事。


“我不需要,我要的不是障碍,我要的是成功。”







然后他就走出了浴室,看了一眼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日向,转身打开了房门。







是的,他还是原来的他。


不曾改变。


……不曾改变。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