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18)

*影日向









(18)


日向缓慢地睁开了眼睛,在醒来的那一刻脑袋伴随着像是被狠捶一拳般的剧烈疼痛,这令他顿时清醒了不少。


头好疼……


他揉了揉眼睛,伸了伸手臂才发现自己似乎因为睡的太死没有怎么翻身,导致手臂压的太久血液不流通,一时竟没有什么知觉。直到过了一会日向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支撑起身体,使自己靠在床头上,然后长叹一口气,不自觉地仰头盯着天花板。


日向的记忆片段仿佛缺失了一样,他尝试着在目前疼痛的脑海里寻找着昨晚的回忆,但是除了与前辈们喝了个半死不活的醉酒经历外,他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是谁送他回来的印象都没有,一个晚上的记忆硬生生地给擦成了一张白纸。


绞尽脑汁想了一会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最终日向决定放弃,伸手过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喉咙又干又痒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第一口水润湿了有些干裂的嘴唇,然后缓缓流进口中,有些甜甜的,日向想,就像是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什么?


他愣了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堪的事情,咳了几声就赶快把杯子放回原位,然后呆坐着,脸突然红了起来。他把头埋进自己曲起的膝盖,心脏跳动的声音格外喧嚣。实际上他什么都没能想起来,但是却突然想到了昨晚的梦。




密密麻麻的吻,温柔有些霸道的,落在唇上、脖子上、锁骨上……甚至是难以启齿的地方。


他好热。


那是带有冰凉触感的手,在他炽热裸露的肌肤上游走。他看到那个男人不一样的一面,又是那样专注盯着他的眼睛,他快要沉迷在那深邃的眼眸里,然后感觉到那在他体内和腿间的摩擦、律动、冲撞……


他想要哭,想要尖叫,然后他真的那么做了------






“啊啊啊啊啊啊?!!!!-------”


影山刚一进门就被这响彻天际的叫声给吓到,抬头一看发现那是从二楼传来的声音---------现在还很早,虽然没有什么邻居但是这么大声毫无疑问会吵到附近的人。他皱了皱眉然后飞速冲了上去,用力一推门大喊:“呆子不要叫这么大声啊,你以为现在几点你?!!”


一吼完影山就看见日向揪着被子一副慌乱的样子,脸色潮红,看见他进来后整个人大幅度地僵了一下,突然大叫:“没、没事!没事!没事!”一连说了好几声,然后整个人迅速下床冲进了浴室,等影山反应过来就只能听见重重的摔门声。


日向大口喘气,用手拼命拍打自己的头想把那奇怪的思绪给统统赶走,但是弄巧成拙,反而脑袋里都是这个异样的梦了。

这不是当然的吗,天晓得这是什么情况,他长这么大来第一次做这种梦,在这之前日向完全不在意有关这方面的事情。但首次居然是跟一个男人还是这种体位……虽然那是他喜欢的人。


……但是这也太羞耻了,而且太真实了。


然后日向惊悚地发现自己居然有了反应。


“天啊快停下来啊啊啊啊啊!!!”



于是在外面的影山除了听到日向的呐喊外还有他在浴室里撞击墙壁的声音。







“所以说你头上的包是怎么回事?”影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发黑,面前是正坐的日向,他拿着一袋冰块捂着额头上有些红肿的部分,因为害怕影山责罚所以表情很是惶恐。“还有浴室墙壁的瓷砖怎么裂了?你到底在搞些什么?”


“对不起我用太大力气了我不该用头撞墙的……”


“只有头?”


“……好吧我还打了一拳,对不起影山我知错了……”日向为自己愚蠢的举动后悔不已,当时太过震惊于是没有细想就选择最粗暴的方式降温,不但头受伤了还要被影山责骂这种后果想来想去都不值得啊!

不敢抬头但日向知道影山脸色已经逐渐沉下来了,这也难怪,明天就要执行任务了他还捅出些篓子,影山这种独裁主义肯定又要爆发出来了……妈呀想想都觉得有些可怕。


胡思乱想中的日向没有注意到影山站了起来,然后走到日向的面前摸了摸他那有些红肿的额头,然后毫不客气地赏了他几个暴栗。


“好痛!”日向叫道。歉意转变为愤怒,他刚想抬头与影山争辩,却发现影山走到门口看似要准备出门的样子,日向不禁一愣,然后开口询问:“影山你要出去吗?”


“嗯,跟及川前辈去确认把你带进去的途径,到时候你听我的就行了。现在你就老实呆在家里把你的额头冰敷好就行了,午餐自己弄我不回来吃了,听到了吗呆子!”影山没有转过身看他,穿鞋的动作麻利快速不带一丝犹豫。


“唔……什么啊混蛋影山!我自己也可以做的很好的好不好!!不要小看我啊混蛋!”日向嚷嚷着,原本以为男人会直接无视他的叫嚣,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影山居然回答了他。


“你说的没错。”影山拿了挂在门口的外套,背对着他,“确实不能小看你。”


然后日向就听到了大门关闭的声音。


一瞬间的愣神让日向没能明白影山的意思,他呆呆地跪坐在地上,直到冰块融化流下的水滴在他的腿上弄起一阵鸡皮疙瘩,日向才发觉腿开始有点麻了,只好微微起身舒缓神经。

日向挠了挠橙色的头发,有些疑惑地盯着门口的方向,他在某种意义上说算是有些迟钝,不过如同动物般敏锐的直觉却让他嗅到了一丝与以往不同的不安分因子。

“感觉影山有点不对劲呢……?”












今天的时间流逝的特别缓慢,至少日向是这么认为的。


日向趴在客厅的茶几上,面前是打电话叫来的外卖,他咬着筷子盯着电视机上播放着的搞笑节目的画面,时不时的大笑两声,然后又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晚上八点了。想到这个现实他又忍不住暗骂两句,影山这个混蛋,说好的午餐不回来吃变到晚饭也不回了也就算了,为什么不留点吃饭钱下来啊!而且到处都没有找得到能花的东西,害得自己只能掏出仅有一点积蓄来解决肚子饿的问题。


“我又不像你那么有钱啊混蛋影山!”日向骂骂咧咧着,像是泄愤似地又吃了一大口米饭。


风卷残云般的将剩下的饭菜全部都解决,日向满意地打了个饱嗝。正当他收拾东西准备拿去洗干净的时候,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无奈日向只能把手上的东西都放下然后伸手去拿手机,谁料刚一接通就听到影山带着怒火的吼叫,


“呆子你快点出门来啊!我发了好多条简讯你怎么不回!!你到底在搞什么!!”


这极其具有冲击力的声音对于日向来说犹如魔音灌脑,他呆滞了一会,直到第二次影山的叫声传来他才手忙脚乱的抓稳手机然后回答:“我我我我我在!!”


“在就快点出来!出门到外面左边这个路口,要开始做准备了。戴上你的通讯器,一直开着,不要带任何装备,现在立刻出门,快点!!”


“啊啊……?!手套也不能带吗?”


“我说了不要带任何装备,你现在赶快行动呆子!”说罢影山似乎很着急地挂断了电话,只留下一串“嘟嘟嘟”的提示音。


“什么意思啊……”


还没完全理解的日向虽然在不满地嚷嚷着,但还是照着影山的话去把放在房间里的通讯器拿出戴在耳朵上,然后匆匆拿了自己的外套就准备穿鞋出门,离开前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时间正好指向八点一刻,茶几上干干净净,电视屏幕也已经关掉了,开满灯的客厅是明亮且安静的,如此平常的一幕,却让日向产生了一种“这个房子空旷的令人害怕的”的真实感。

影山住的房子……


日向深吸了一口气,运动鞋的鞋带已经很好的打上了结扣, 他现在难免是有些紧张的,这是他第二次跟影山出这样可能很难又很刺激的任务,内心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却又被努力地压抑住。


但是无法避免的,兴奋。


日向扭了扭自己的脖子,伸手放在墙上灯的开关上,回头看了一眼这巨大并晃眼的牢笼,他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要被释放出来--------他自己就是那个被释放的东西。

他喃喃低语,像是对着自己说话。


“再见。”




然后灯被关上了。


然后是黑暗。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