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19)

*影日向

*明天月考前来一更,越来越有长篇趋势了我觉得……




(19)


黑暗里看见的真实不是真实。






时间还不是很晚,正是到了人们活动较频繁的点上。虽然这块地方比较偏离市中心,但日向出门的时候街道上还是能看到不少形形色色的人穿梭在车水马龙中,各色的霓虹灯闪烁光芒。

人是害怕孤独的生物,所以才会有“群体”的产生。


他并没有成为其中的一员,而是往另一头的路口拐去。


听到影山那么着急的声音日向也端正了一下自己的态度,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往那条空无一人的街道的路口奔去。在他看来能让影山如此心焦的事情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既然叫他出来那么就说明任务已经开始了?可是那时影山说真正行动时间应该是明天晚上,为什么突然又提前到现在了?


日向很是不理解,但他也没有多想,反正暂时先按照影山说的去做就行了,到时候具体细节再问他。这么想着他又摸了摸耳朵,移动了下耳机的位置。因为要隐藏的缘故这个通讯器设计是能够贴在皮肤上的,所以日向将它稍微移动使它看起来更像个耳环。


很快的,路口那昏暗的景象逐渐地放大在眼前,日向从出门到目的地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发现自己的速度比以前又更快了这点这让他感觉非常好,但还没来得及沾沾自喜,又被眼前的一幕给弄迷糊了--------街道口处除了那盏已经坏了不知道多久的路灯,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回事?


日向不解,原本他以为影山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所以才急匆匆地赶过来的,但是到了这里却看不见人。这时日向才发觉那时候影山只是告诉他要到这里来,但是并没有说清楚他本人到底在不在而且连为什么要到这里都没有说!


似乎察觉到自己像是被蒙在鼓里的蚂蚁,日向突然有些火气,手握拳并用力跺了跺脚,不满地叫到:“影山这个混蛋!要是等下看到他一定要狠狠地教训……!”



日向内心满是郁闷的感觉在短时间内影响到了他的直觉和判断能力,以至于有人靠近他的背后,他都没有察觉。

直到有什么东西攀上了他的脖子和脸颊,日向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


------乙醚!


日向比一般人要灵敏的鼻子在这种时候很好的派上了用场,在那块占满奇怪味道的布离自己鼻子不到4厘米的距离时他就意识到布上面有迷药的味道,而攀上自己脖子的则是一条粗壮的手臂。身体反应快过头脑,几乎是意识到的同时日向向后用力一记肘击,手肘狠狠地撞在背后那人的肚子上,力道之大使得他惨叫一声“啊!”就连连往后退了几步,手中的布掉落在地上。


日向鼻子上沾到了些许迷药,但对于体质特殊的他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在那人松手后日向快速转身,一个箭步冲上前去,风声呼啸,他手握拳头狠狠地就揍了上去。那人肚子被顶到后还没怎么反应过来,迷迷糊糊中又被这一击直接中了门面,整个人向后仰,给彻彻底底放倒。

日向冷眼看着地上昏迷的人------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他拍了拍自己的手,脚踩着躺在地上那大汉的腿,不满的说道:“算你命大,要不是我今天没带手套……你早就面目全非……”


话还没说完,日向整个人犹如察觉到什么似的整个人紧绷起来。周围的空气仿佛凝结,像是要打破这种寂静,一阵细小短暂的振动在这沉寂中格外尖锐。突然“嗖”地一下!一股热浪势如破竹,像是一双黑色利爪将无比凝重的空气撕裂开来。日向反应极快,他迅速侧身就躲过了这一枪击,但等日向看清地面上那所谓的“子弹”时他震惊了--------这根本不是什么子弹,是一支麻醉针!那样细微精致的形状确令日向感到可怕,如此小巧就像是雨林部落里的毒箭原理一样,里面装的药物成分浓度不知道该有多大。


混账!日向转过身来准备追击时,不料突然有人抓住了他的手,同时一阵刺痛从他小臂上传来。他只是稍微一愣就立刻甩手挣扎,该死,是麻醉剂!酥麻的感觉开始缓缓的席卷全身,日向趁着意识还是清晰的,抬腿立马就踢了过去,结实的命中感和惨叫声告诉他已经狠狠地踢中那人的胸口。


然而并没有结束,在他踢中偷袭他的人的时候,“嗖”的一声,势快而猛烈的,很微小的声音从他的右肩膀传来,接着就是代替痛感的无止境的麻痹感,日向感觉昏天暗地,他的意识开始不清醒,身体机理逐渐的进入休眠状态。事实证明他想的并没有错,这种麻醉剂的剂量远远大过普通药剂,一针就够要命了,居然还给他来了两针。


居然有三个人吗……


日向倒在地上,意识消失前他这么想到。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被身体正在移动的奇异感给弄得感官有些混乱,日向短暂的失去意识后在此刻终于清醒了过来,清醒的同时五感也在缓慢地恢复,然后伴随着全身上下的肌肉酸痛。


头脑模糊不清的时候迎接他的是黑暗、黑暗、黑暗,可睁开眼睛的时候也是。


起初日向以为自己睁眼时眼前一片漆黑是因为麻醉效果未过,视觉还没有完全恢复所致。但当感觉到眼睛上有些莫名柔软的质感时他终于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他并不是看不见,而是眼睛被布条似的东西给遮住了!


发现奇怪之处的他再仔细动动身体,日向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捆绑在身后,粗糙的麻绳将他的手腕勒出红印,双腿并没有被绑住,但是被麻醉过的神经功能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还不能有大动作。日向粗略心算了一下,再给他个十几分钟,身体机能就可以大部分恢复,虽然没有百分百的体能,也能够跑动了,双手虽然被绑住但并不是他不能挣脱的力道。全部盘算了一圈后日向总算是安下心来,然后才回到现实中。


虽然药效还没有完全过去,直觉也产生了钝感,但日向还是努力凭借自己特别的体质推断着他现在所处的地方。

日向停下手上的动作,静下心来,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封闭别的感官能使另外的感觉更加灵敏。


他听见黑暗中微小又沉闷的呼吸声、汽车引擎发动的轰鸣声、人的说话声……怪不得他会有身体在移动的异样感,他现在应该是身处在一辆货车的车厢后面!


屏息细听日向发现能够听见前面车头人在七嘴八舌的说着话,内容不是完全听见但大部分还是能听到的,




“……今天真是倒霉,怎么遇上个会打架的!力气还这么大,老子的肋骨感觉都要被踢碎了!”


“应该是练过的,你第一针下去后那小子还能有力踢你。要不是我补了第二针,也许你现在就在医院里躺着了。”


“妈的……不过是难得一见的好货色,不计较了!现在是不是该去吃点东西了?在去见老板前应该还有时间吧。”


“去吧去吧……”




听着不是很懂的对话他皱了皱眉,紧接着日向开始注意到这个空间里居然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因为他感觉到不属于自己的呼吸声。他尝试着向旁边蠕动了一下,果不其然地碰到了疑似另一个人的身体。那人似乎很惊慌,被他吓到了急着往后移动,发出腿部摩擦地板的“嘶嘶”声。


日向觉得这些人的处境可能是与他一样的,因为他感觉到有种叫做恐惧的情感弥漫在空气中,显得整个车厢内气氛十分压抑。


被绑的手、蒙眼、别的人、货车车厢……


种种迹象都在表明他应该是被绑架了。



日向简直想不明白,好端端地执行个任务怎么就被这么突然的绑架了?他一没钱二没钱三也没钱,而且这个能算是绑架吗?简直就是强抢强卖啊!这种浓度的麻醉剂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贩子能弄到手的吧,还有归根结底,影山那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有种这整件事情就是因他而起的错觉……


内心正百般贬低影山的时候,日向的右耳突然有了轻微的振动,这时日向才想起他也不是什么都没带,知道接听的是影山他正想痛斥对方的所作所为时却被影山的话给全部压了回去。


“别说话,有人听着。”


日向这才想起车厢和货车间可能并不是隔音的,不然为什么他能听到开车的人在讲话?


虽然有一肚子火,但日向还是努力克制着,强迫自己把注意力先转移到工作上来仔细听影山的解释,


“虽然有些突然,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有一伙人在今天听从巴尔的命令出来‘狩猎’了,所以临时变更的主意就是让你主动去被他们‘抓住’,然后直接送往他们的大本营。所以你现在应该是在去往大楼的路上,你现在身边应该有别的被绑住的人吧?”


“有,”日向把头埋在膝盖里压抑住声音,极小声地回应,“应该都是年轻男孩,眼睛被蒙住了,我也是。”


“看来是给你们造成一种恐慌感,你们等会应该会被带到别的地方进行挑选,他不可能送那么多人过去,”影山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思考什么,“你尽量混进去,不要暴露身份,到时候进了大楼找机会联系我报告你的位置,我在对面的楼上跟踪你的信号,到时候我会狙击他。”


“我要做些什么?”


“做诱饵,这次你要成功钓起这条大鱼。如果你能进入他的房间,尽量将他引到窗口的地方,还有记住一件事,不要激怒他。”


“我不敢保证到时会不会放过这混蛋……但是为什么?”日向不解,他原本还想了个教训这个恶棍的方法就是各种口头语言和肢体动作叠加而上。


“他是个疯子……我挂断了,你随时开着通讯器,不要被发现。”说罢还没等日向消化完毕就切断了联系。


日向发了一会儿呆,直到一阵“嘟嘟嘟”的忙音重复了好几遍他才反应过来,他还没质问影山把他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推向虎口的原因呢这家伙就挂掉了!怎么回事啊!

他有些懊恼的摇了摇头,实际上令日向生气的不是把他丢在这么危险的处境,他还为此感到有些刺激和紧张,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影山没有任何征兆地就这么做了,并且他对这次计划的所有内容根本就是一无所知。


日向有些后悔说出那些什么“一切都听你的”的话了,虽然他觉得影山根本也没有仔细听他说话。


但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听从影山的命令盲目地机械地执行着任务,这种怪异的感觉让他突然产生了奇怪的认知。



影山会不会根本就没有顾及他的想法?



日向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拼命甩头想把这一瞬间冒出来的东西给忘掉。但是随着甩头的幅度渐渐变小,日向低下了头,盯着地面,在黑暗中即使视力再怎么优秀也没有带着夜视镜看得清楚,他看不见自己的鞋子,只能看见隐约的轮廓。


日向想起第一次和影山从那家速食店出来的时候,路灯下影山的身影融入黑暗中。


他看不清他,就像现在这样。



日向的表情有些愤怒却又夹杂着些许悲伤,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他从未正视也不敢正视的问题,想到这里他不禁咬紧牙关。










他对影山来说是什么?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