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抖动

【影日】暗流(20)

*影日向

*迟来了抱歉,元旦过了,新的一年里大家要开开心心的啊!





(20)


意识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耳边不断地传来轮胎碾压地面的“轰轰”声,日向眼前仍然是一片黑暗。他知道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但是眼睛因看不到而产生的恐惧令时间流逝变得更快,明明过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却觉得像是过去了整整一年。


日向心里像是有只小虫子在蠕动着--------他对目前的现状感到疲惫。他从以前开始除了生病时躺在床上是不会乱动外,其余时候几乎都表现出明显的多动症症状。日向自觉自己是个很活跃的人,所以如此活跃的他怎能忍受这么无聊的情况?想跑不能跑,想动不能动,这是他第一次认识到任务不仅仅只是带有刺激感和责任感,还有那种该死不死的“服从手段”。


日向不屈服于此,至少让他一直不动不说地待着到目的地是不可能的。日向想起身边似乎还有着不少的人,于是他凭着直觉努力压低声音朝着身旁问道:“有人吗?”


过了半晌,车厢里还是一片静悄悄的,根本无人回应。想来应该是都被下了麻醉剂,但日向不死心,他又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有人吗?”


又过了很久,直到日向耐心耗尽即将认命的时候,他灵敏的耳朵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一阵也十分微弱的声音,带着些许战战栗栗:“……有的。”


日向惊喜,差点就要大叫起来。好在他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及时克制住自己,没有发出过大的声音。日向不想错过消遣的机会,急忙回道:“你是被抓来的?这里没有其他人了吗?”


那声音停顿了一下,声音有些不太确定:“……你也是被抓来的?”


“对啊,他们太不讲人情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他们强行带走了。”


“……不对,那你为什么还醒着?”柔弱的声音有些疑惑,“大家都睡着了,他们不讲道理的,遇到反抗的就用麻醉针。这针药性很大,你现在应该还没有醒才对。”


“哈哈……我体质比较特殊嘛……”日向打着哈哈想掩过这个话题,可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反问他,“那你为什么醒着?”


对方突然没了声音,周围顿时又变得寂静,沉默成了这里最大的赢家,日向似乎意识到自己抓住了什么重点,他听着数着自己沉重稳健的心跳,无聊地等着对方的下文。


黑暗里的人潜意识里大多都是惶恐的,手脚都无法自由动弹的人更甚。但是对方明显不同于此,日向至少听见了他深呼吸有两次以上,然后才发出了有些虚弱的声音,带着颤抖:“……我是自愿的。”


日向听到这话时第一反应就是你是不是在逗我,但意识到对方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来的话他才努力平息下内心的怒火,但出声的调却怎么也无法压抑住了:“你开玩笑?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你就这样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如果不给我一个理由我真的觉得可以先踢晕你了!”


“我知道,但是你不懂。”那少年在黑暗中近乎轻微的叹息,被日向的耳朵一丝不漏的抓住。


“我不懂什么?至少我懂得重视自己的生命!”因为有些怒火,日向声音不自觉地有些变大,在这周围如此安静的环境中就显得格外刺耳。等到他反应过来自己还被绑着的时候急忙住了嘴,但是已经晚了--------他听到前头传来车门打开的动静,然后是车厢门开锁的“喀嚓喀嚓”的响声。想也不想日向直接就往旁边一倒装作睡觉,刚倒下车门就已经哗然打开。


“怎么有这么大的声音?难道还有醒的?”日向听见有些熟悉的声音,貌似是之前有点印象的大块头,来人又说了一句:“要不每个人再补几针?”


“剂量太多了,等会到了都醒不来,弄点药吧。”另一个人回应到。日向内心大喊倒霉,本来身体机能恢复的都差不多了,到现在突然搞来这出,真是恨死自己那控制不住的大嗓门了,等到回去了真的是一定要好好学习影山工作是话特少的精神!


日向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就听到刚才跟他说着话的人开口了,声音温和文雅:“抱歉,先生们,刚才是我不小心碰到旁边的人摔倒了。”


维护他?日向一愣。



“什么,是你吗。”大块头的声音明显缓和了一点,但还是很暴躁:“草间,看你算是识相的人,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但是点到为止,下次再乱发出什么声音,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是的,我知道了。”


“算了算了。”大块头和旁边的同伙貌似说了些什么日向没有听清楚,但他能听见身后货厢门上锁的声音。

清脆的响声一消失后,等到那几人又回到车头日向才迫不及待地背部用力将身子从地面撑起,然后向着对面的人出了内心的疑问:“你刚刚为什么要帮我?你认识他们?还有你是叫草间吗,对吧?”


那人又是一阵沉默,不知道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地,他回了一句:“嗯。”


日向不知道他回答的是哪个问题,可心里却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年有了些提防。这个少年有着他难以理解的冷静,不是影山那种快速分析的把握,也不是泽村前辈那种洞悉一切的沉着,他那时而话少的嘴巴里好像下一秒就要说出什么惊天秘密,谁又知道他是不是对方安排过来的杀手……或是有着什么难言的苦衷的普通人?虽然可能立场有些不对,但日向尤其讨厌后者,他们往往比杀手更会伪装和掩藏。


想到这里日向眼神不禁有些冷,虽然他现在被蒙着眼。


就当日向正准备问他些什么的时候对方却先发制人的提出了他始料未及的问题:“你叫什么?”


等一下发展好像不太对啊……!日向苦憋地说:“我叫日向翔阳,你呢?”


“草间弥间。”少年的声音不再忧郁,而是有了些干脆利落,“你知道我们要去什么地方的吧?”


“……哦不,我不太清楚……”日向也不清楚他为什么要撒谎,可他还是决定遵循影山的意见--------装无知。


“你是被抓来的吗,你为什么是醒着的?”


“可能我太瘦弱了,他们打的药不是很多……”日向有些紧张地扯着他人生中第一个谎言,“……我什么都不知道就到这里来了,我们会被怎么样?你又为什么醒着?”


“我是自愿的……我想应该会被送去挑选吧,等会应该就要到了。”他停了一下,日向感觉到他似乎在看着自己,然后草间又重新开口:“……你是无辜的,太不幸了。”


“那么你呢,你不也不幸吗?到时候我们找机会一起逃出去,怎么样?”日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变得如此哀叹世事,让他不禁有些心生怜悯。


“……没用的,逃不掉的。”他温和的声音突然开始颤抖,“上了这辆车后一切都逃不掉了。”


“你……”日向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就能感觉到身子猛烈一震,周围晃动了一阵又停下,带着刺耳的轮胎磨擦地面的尖锐声,耳朵一瞬间仿佛被刺激到神经,他突然意识到这辆货车刹车了。


那也就是说……



密闭空间的四周被黑暗蒙蔽透不出一点光线,所有的声音在某一刻像是突然在世界上消失殆尽,什么都听不见了,就连原本还能听清的沉重的呼吸声也像是并入黑暗中潜藏着。日向不再像刚才那样和草间继续对话下去,他没由来地感到一丝恐惧,像是和平常人感到害怕的模样一样出现在他那稚嫩的脸上,若是看见总会让人不禁觉得这就像是一朵娇小可怜的花在风雨中摇摇欲坠,但是兴奋地发抖的双手却将他完全出卖。


“喀嚓--------”


就如刚才那种清脆的声音一样,带着潮湿的钢铁般的气味,车厢门的锁打开了。


日向什么都没有看到,因为他正被蒙住眼睛,但是嘴角微微咧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风雨中不是惹人怜爱的花朵,是饥肠辘辘的野兽……


评论(9)

热度(49)